录存两篇文章

1. 再认百年中国——世界观的反思. 原载《炎黄春秋》
http://news.ifeng.com/history/2/shidian/200902/0219_2666_1023599.shtml

2. 陈寅恪:踽踽独行的国学大师. 原载《文汇报》
http://news.ifeng.com/history/1/renwu/200902/0220_2665_1025764.shtml...
阅读全文

朋霍费尔狱中祈祷文

在我心里,只有黑暗,
与你同在,就有光明。
我孤孤单单,但你不会离我而去。
我内心软弱,但你不会离我而去。
我坐卧不安,但与你同在,就有安宁。
我心中悲苦,但与你同在,就有了耐心。...【阅读全文

得书

1. 2月14日,刘定一老师跨学科基地学习,得《社会学与生活》(Schaefer,R.T.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06)。
2. 2月16日,王纪铨老师当当网购书,得《发生认识论原理》(皮亚杰. 商务印书馆1981年1版. 1996年8刷)。
3. 2月16日,九久网(99read.com)寄赠《书城》2009年2月号。...【阅读全文

来春了

立春后一日,休假结束,开始上班。...【阅读全文

又到南京

1.31-2.1,第三次到南京。

第一次到南京,是在大一第二个学期那个五一节(这么算来应该是十多年前的1995年了)。当时还没有什么五一长假之类,连周末好像都是一次休两天一次休一天这样轮着来。记不得什么原因了,坐了一趟站站停的慢车,用了六七个小时,到南京已经上半夜了。直达辉兄弟学校的公交已经停班了,不舍得叫出租车(出租当时也许有,但连叫车的那念头都没),坐了一段其他线路的公交,然后凭着脑子里的南京地图,在深夜的南京街头往那所军事院校独自行走。中间也有走错,及时发现又调头回来;又有被警察询问,要求出示良民证件,搞不懂我怎么让他们看起来像非良民的样子。约摸还记得被盘问的地方是御道街,马路两旁都是密密的树林,黑乎乎的。终于到达后,站岗的学员哨兵正好换岗,把我领到了辉兄弟的寝室。我把他从床上拖起来时,着实把他吓了一跳——当时没有手机啊,电话联系都不便,通信中他知道我会去,怎会想到是半夜三更到呢,呵呵。那一夜把我好走啊!深夜在南京街头独自漫步,给我留下了至今难忘的深刻印象。

接下来的两三天里,我独自一人或在辉兄弟陪同下游览了明故宫遗址、中山陵、音乐台、灵谷寺、玄武湖等地。临到回来的头一天,买不到我要的时间的车票了,结果到临走时,拿了明天的新疆过来的车的票,去乘了今天的山东过来的车,顺利回到上海,没有耽误第二天的课业。

第二次去南京,是在2002年天已经热了的时候,住的地方在南大边上。当时地铁还没有,火车站周边正在修建,一团乱七八糟的景象。因为是为别的事情去的,哪里也没游玩。只在一个晚上到幽静的南大校园的大树下的一把椅子上坐了良久,慢慢凉爽了下来,觉得身上接到了雨点,后来才发现那不过是面前草坪中央的自动喷水装置在给草地浇水,偶尔有水滴溅到了身上来。

这一次去是第三次了。南京已经面貌一新。从气派的火车站出来,诺大的广场直面烟波浩淼的玄武湖(不出来可以在那里直接换乘地铁)。这一次慢慢游走了鸡鸣寺、台城(明城墙博物馆)、九华山公园、鼓楼、大钟亭、中华门城堡、总统府等地。因住宿在莫愁湖附近,顺便参观了那里的大屠杀纪念馆。在南京,发现历史随处即是,举目可见,伸手可触,一不小心就看到“中央研究院旧址”、民国“考试院钟塔”之类;在南京,更理解了卢光军兄所说的“上海这地方没树”;南京的公交上,给老年人让坐的风气很普遍,没看到像上海公交上连“照顾专座”都被青壮年抢占的现象。想去的地方还有明孝陵,打算某个深秋的时候再行动。...【阅读全文
分页:[«]1[»]

关于我们

日历

Tags

Powered By Z-Blog 1.7 Laputa Build 70216

Copyright 2003-2011 来春闲话 eshao.being.org.cn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