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中学高级教师职务评聘

根据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2009年文件精神,对去年申报未通过的教师如今年再次申报提出更高的要求:

(1)取得国家级及省部级科技进步奖、自然科学奖、技术发明奖主要贡献者,具有个人证书;

(2)作为项目负责人完成了省部级以上重点攻关项目或产学研项目,或者作为项目负责人通过上海市高新技术成果转化A级认定的项目,须提交立项及项目完成及相关证明材料;

(3)独立撰写并公开出版专著。...【阅读全文

秋水长天澄明高远


...【阅读全文

脱离人群冷漠无情麻木不仁

从社会的观点看,依赖性指一种力量而不是软弱;他包含互相依赖的意思。常常有一种危险,个人独立性的增加将降低他的社会能力。让一个人更加依靠自己,也许因此使他更加自以为是,脱离群众,冷漠无情,在和别人的关系方面麻木不仁,以致生出一种真能独善其身的幻想——这是一种无名的癫狂,世界上大部分本可挽救的苦难,都是由于这种癫狂所致。...【阅读全文

书单

1. 九久网(99read.com)寄赠《书城》2009年5月号
2. John I. Goodlad, A Place Called School. Mcgraw-hill Company
3. Winfred F. Hill, Learning: A Survey of Psychological Interpretations. Harper & Row
4. Gordon E. Greenwood, Case Studies For Teacher Decision Making. Random House...【阅读全文

小心翼翼过马路

每一次穿越马路,都是一场左顾右盼心惊胆颤的痛苦经历。那里根本容不得你稍微慢下脚步,不然时间就不够了。其实本来时间是够的,也毋须放慢脚步,但在上一次红绿灯切换之后和下一次红绿灯切换之前,总有大量雄赳赳气昂昂正气凛然义无反顾慷慨赴死似的同胞骑着摩托车助动车电动车急急匆匆旁若无人风驰电掣呼啸而过,容不得你不小心翼翼放慢脚步耳听八方眼观六路,毕竟血肉之躯撞不过钢铁家伙。有时候边走边想,他们那么忙着赶到哪里去干什么呢?(是家里着火了还是亲人病危了?)

1923年2月21日,梁启超在天津租界接受《清华周刊》记者采访论及美国社会时,指出美国物质发达,“是时代的骄儿”,(但)它的经济毛病严重,“所犯的毛病最大,所以影响到一切”。它的教育过于机械,实利主义太深了,所以美国的学问界浅薄异常,没有丝毫深刻的功夫。因为实利主义太深,所以时刻的剖析异常精细,如此好处自然是有,不必多说。而它的坏处方面就是一个“忙”字,在父母的身体中匆匆忙忙地出世,出世后匆匆忙忙地长大,长大后匆匆忙忙地找钱,找着钱匆匆忙忙地享福,享福享够时匆匆忙忙地死,死了匆匆忙忙地下葬。……

夫子论学,良有以也。反观80多年后我们今天的物质、经济,今天的教育界、学术界,今天的“急急匆匆”,何其相似乃尔。...【阅读全文

长假里的两次聚会

4号和7号,两次聚会。4号的聚会,很受刺激;7号的聚会,狠狠地受刺激。

一点半了,一点睡意都没有,起床到窗前撩开窗帘往下面看了看,冷清的街上一个晚归的路人正急匆匆地横过马路。

既然无法做到完全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那就干脆做个鸵鸟,把头钻进沙子里埋起来吧。

谢谢各位好朋友和同学兄弟姐妹,有了你们,让我倍感人世间的温情,和生命中的欢欣。...【阅读全文

援助(也可视作一种福利)可能引出的问题

原题:人要站起靠自己
http://www.nanfangdaily.com.cn/epaper/nfzm/content/20091001/ArticelF34007FM.htm

□吴澧

女经济学家提了一个很绝的问题:中国人曾经也很贫困,世界上有谁可怜过他们

《南方周末》9月17日那期,登了两篇关于坦赞铁路的文章。这条从坦桑尼亚港口达累斯萨拉姆到赞比亚铁路枢纽卡皮里姆波希的全长1800公里的铁路,曾经是我国最大援外项目。内陆国赞比亚的经济命脉是铜矿,在坦赞铁路开通之前,出口必须依赖当时由白人统治的南非。坦赞铁路使赞比亚在政治独立之后,又获得了一定程度的经济独立。5亿美元的慷慨援助,也使得在“文革”中陷于孤立的中国,赢得不少第三世界朋友。这是政治账。但是,从经济上讲,坦赞铁路从未赚过钱。

一个令世界困惑多年的问题是,自1950年代以来,西方国家和其他国家给了非洲总计近25000亿美元的援助,为什么非洲发展这么慢?这些钱,直接发到个人,够非洲过几年的,为什么非洲还是这么穷?

有位哈佛和牛津训练的赞比亚美女经济学家,今年年初出版了一本抨击西方援助的书,标题就叫《致命援助》(Dead Aid),一上市就登上《纽约时报》排行榜。她认为西方援助使非洲变得更穷。援助使政府浪费甚至腐败,反正钱是别人白送的;援助也败坏民众的工作伦理,如果有人送吃送穿,为什么还要辛勤劳动?女经济学家提了一个很绝的问题:中国人曾经也很贫困,世界上有谁可怜过他们?谁都没有提携13亿中国人脱离贫困的本事,中国人只能靠他们自己。首先是靠了自己的努力,中国人民才在改革开放后创造了举世瞩目的经济成就。

非洲人自己出面不要援助,这本书很能发人思考。不过,本文不是《致命援助》的读后感,所以下面另讲三个故事,谈谈援助(也可视作一种福利)可能引出的问题。

重庆今年有一万多高中毕业生放弃高考,不少时评作者因此又对“应试教育”发起新一轮批判。一万多人弃考,也算一个很大的现象,如果是“应试教育”这类全国性原因,为什么只在重庆发生,其他省市未见报道?这里应该有地方性因素。由于人口趋势,今年全国毕业生人数少于去年,但重庆是增加的。根据这一线索,笔者查了一下,发现重庆在2007年将义务教育延伸到了高中。看来,有些学生是因为读高中不交学费了,才在课堂多坐了两年。反正是政府出的钱,弃考不心痛。

这个故事的教训是:很少人有兴致将白送的钱用出最大效益———甚至节俭刻苦的中国人都不行,虽说多受几年高中教育绝对是好事。曾听一位专家讲,有一次,他在非洲某村落,发现当地水源比较浅,就划了个位置,给了一笔钱,让当地人买工具打井。过了几个月,他从别处打井回来,顺道检查一下。标志位置的白线还有痕迹,但酋长说钱已经用完了。他觉得很奇怪,这在当地也不是一笔小钱,村里怎么没什么变化?酋长黠慧地笑笑,问他上次数过人头没有,建议他去各家数一数。原来,他们买了一批女人。你认为婴儿死亡率太高,主要是饮水问题,水塘被人畜粪便污染了;他们觉得增加人口的更简捷办法是多搞几个女人。

这第二个故事的教训是:由于文化和生活习惯的差异,让受援者自己支配援助,他想到的用法,往往不是授援者的本意。2007年12月的肯尼亚大选,反对派指责当选连任的总统舞弊,引发全国性暴乱。暴乱首先在北部发生。为什么那里特别乱?这就和联合国对苏丹南部黑人的援助有关系。

苏丹政府与南部黑人长期内战,制造了大量难民。联合国被迫向这些难民提供食品。肯尼亚历来是非洲模范国家,其首都内罗毕为联合国在非洲的活动中心。联合国特意修建了一条从内罗毕到北部与苏丹接壤地区的公路,便于运送粮食。

苏丹政府对联合国人员有很多限制,获取南部的准确消息并不容易。而且援助机构有夸大灾情的天然倾向,西方募捐的食品,有时会超出当地实际需要。西方的食品都规定了有效期,过期只能销毁。否则,被人发现,要写文章批判西方人虚伪,竟然将过期食品援助非洲。联合国援助机构只得暗夜偷偷开车出去,找坑洞掩埋。却还是被肯尼亚当地人发现了。那些过期几天的火腿罐头,在西方是不能吃了,非洲农民却视作少见的美味。本来就对苏丹黑人可以获得免费食品而深感不平的当地人,先是在夜里拦截待销毁的食品,后来发展到大白天抢劫运送食品的车辆。本来很安宁的地区,闹到公路两旁盗匪出没。

这第三个故事的教训是:由于文化和生活习惯的差异,即使授援者直接控制援助的发放,也可能引起意料之外的严重后果。

《致命援助》的作者,干脆建议西方国家立即中止一切援助。虽然,更可能的结果是,对非援助这一庞大的国际福利系统将按着自己的惯性,继续运转下去———就像很多国家的国内福利系统一样。(作者为旅美学者)...【阅读全文

南方周末:此博导非彼博导

原文地址:
http://www.nanfangdaily.com.cn/epaper/nfzm/content/20091001/ArticelF34006FM.htm

□白谦慎

怎么副教授也会是博导?

近年来,我常到中国大陆和台湾讲学,接待单位总要介绍我的学术头衔。在大陆,我通常被称为波士顿大学终身教授,有时还加上博导;在台湾,人们介绍我时,说是波士顿大学艺术史系副教授。大陆的读者在此可能会有点困惑:怎么副教授也会是终身教授、博导?以下仅就所知,略作介绍。

目前在美国谋取大学正式的教职,通常要有博士学位。取得文科的博士学位,通常需要6-8年。当一个博士找到正式教职后,第一个头衔便是助理教授(assistant professor),这在中国没有相对应的职称。这个教职是可以申请终身教授的,工作6年左右后,学校会做一次全面评定。通过评定就成为终身教授(tenured professor),有了这个资格,只要不触犯学校有关纪律和国家法规,这位教授就可以在该校任教直至他自愿退休,因为美国目前没有退休的年龄规定。由于授予终身教职等于给铁饭碗,学校的审核通常很严,要考核教学、行政、科研各方面的表现。我所在的波士顿大学对科研的要求是,有一本美国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通过匿名审查的学术著作,若干篇论文(必须是西文的)。2003年,我申请终身教职时,材料送给了世界各地的十多位资深教授审核,最终通过,次年我成为终身教授。从1997年到波士顿大学任教到拿到终身教职,历时7年,其间的辛苦和压力一言难尽。审核如果没有通过,下一年必须离开这个学校。所以在美国大学任教,过终身教职这一关最为重要。

许多学校在授予一个教授终身教席时,会同时把他升为副教授。而要申请正教授,还需工作6年,并拿出新的学术成果。在波士顿大学取得正教授,不但要有相当多的英文出版物,还要取得国际学界的承认。

在美国,那些有博士项目的系,通常每个教授都可以带博士生,包括助理教授和副教授。1997年我到波士顿大学艺术史系任教,最初的职称是助理教授,可以带博士生,是名副其实的“博导”。但这个博导和中国的博导不同,国内的博导必须是正教授,而且不是所有的正教授都可以当博导。那么,在美国当“博导”容易吗?也不容易,因为招收博士的大学从比例上来说是不高的。美国东北部的新英格兰地区,起码有好几百所大学,绝大多数的大学都有艺术史教授,但只有5所大学有艺术史的博士项目,以规模而论,依次是:耶鲁大学、哈佛大学、波士顿大学、布朗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在这一地区的不少著名大学的艺术史系都没有博士项目。教授的工资待遇和带不带博士也毫无关系。目前国内的学校对申请博士点通常比较积极,因为博导在国内是教授中一个级别,和待遇紧密联系,是博导的话,工资、住房、岗位津贴都会不一样。如今,在大陆博士后也成了一种头衔,带博士后的教授自然也就不同于一般的博导了。这大概也是博导和博士快速增加的原因之一。

为什么在台湾和大陆会有不同的称呼方式呢?台湾的大学教授留学外国(特别是美国)的很多,职称体系也和美国很接近。当一位会议主持人介绍我是副教授时,听众知道是怎么回事。台湾也没有博导这样的职称。可大陆的情况就很不一样了:取得博士学位,通常为3年;由博士至副教授,多为3-4年;如果再勤奋些,又3-4年就可成正教授。由于大陆的副教授和美国的副教授学术资历差别甚大,所以两者是同称不同实的。从美国副教授的平均年龄明显高于国内副教授,即可见一斑。在这种情况下,使用“终身教授”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写这些无非是想说明,各种职称在不同的文化语境中有不同的含意,简单的直译很容易导致误解。过去德国的中学老师也称为教授。而在英国的大学,一个系通常只有一个教授,其他的老师都是讲师(reader或lecturer)。正是这个原因,英国的中国科技史巨匠李约瑟先生,至死都是高级讲师。如果把英国大学的讲师当成中国大陆的讲师,那就很成问题了。(作者为艺术史学者)...【阅读全文

中秋


青天明月来几时?我欲停杯一问之。...【阅读全文

《社会改造原理》摘抄5

1.有用的思想一定要指出目前的正确方向。但是要判断什么是正确的方向有两个永远适用的总的原则。
  1.个人和社会的生长和生活力要尽可能地加以促进。
  2.一个个人或一个社会的生长要尽可能地少侵害到另一个人或另一个社会。

2.内心的自由是无限宝贵的,一个能够把它保全的社会是我们所极端希望的社会。

3.人们的冲动和愿望可以分成创造性的和占有性的。我们的活动,有些是针对着创造一些不经创造不会有的东西,其他是针对着取得或保全已经存在的东西。典型的创造性冲动是艺术家的冲动;典型的占有性冲动是占有财产的冲动。最好的生活是创造性的冲动占最大的地位而占有性的冲动占最小的地位。最好的制度是能够产生最大可能的创造性和最少的适合于保全自己的占有性的那些制度。……。占有意味着取得或保全某些好的东西使别人不得享受;创造意味着把一件好的东西放到世界里去,若不如此,就没有人能够享受。……。在政治和私人生活里的最高原则都应该是促进一切创造性的东西而减少围绕着占有的冲动和愿望。...【阅读全文
分页:[«]1[»]

关于我们

日历

Tags

Powered By Z-Blog 1.7 Laputa Build 70216

Copyright 2003-2011 来春闲话 eshao.being.org.cn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