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的脑子还给我了

  我儿子目前在上海市延安初级中学念预备班,今天他说了这样的一句话:延安中学把我的脑子还给我了。

  我问他为什么这样说?他这样告诉我:
  延安中学老师要求我们说“你的观点”,上课的时候老师总是在挑动同学们相互质问。不过我们的气氛是很友好的。不像原来的学校,原来的学校总是要求大家一个样子,数学开放题也要按照老师教的统一样子做的。

  ...【阅读全文

许知远对“自我沉溺社会”忍不住的批评

许知远:
  一个文明的传递,不仅是因为增加了各种消费品,而是因为它传递了美、音乐、文学、自尊、克制这些精神生活与价值观。每一代成年人都有义务,把这些美好的、崇高的情感与事务,呈现给下一代。在这种意义上,一份报纸、一家电视台,永远不该自认与一家洗发水生产商或是汽车厂一样,只是产品的生产者。如果内心缺乏这种信念,一个人或许根本就不改进入媒体行业。
  
  我丝毫不怀疑,很多人最初是抱有这些信念进入传媒行业的,但他们最初的理想总是迅速被日常工作中无处不在的挫折与压力所冲击。很快的,他们谈论收视率与广告额多于一切,最初的目的却被遗忘了。“工具理性”战胜“价值理性”,是今日中国最普遍的情绪。
  
  每个人都是现实社会的产物,但每个人同时也是希望与理想的产物,他不仅顺应生活,他也对抗生活。无论,对于正在把握中国媒体的话语权的一代人,如果他们不是鼓励年轻人更广阔、深入的探索世界,去认识生命的丰富性,而用浅薄的“一夜成名”来诱导他们,不加克制的鼓励他们拙劣的模仿与愚蠢的自我沉溺,并把这种愚蠢的放纵转化成自己的经济收益,这种行为显然是令人忧虑的。
                  --选自许知远《Think Again--忍不住的批评
阅读全文

许知远的“可疑的成就”

  许知远是一个我挺喜欢的人,他对问题的认识能够去表及里,抓住本质。转载他的一段博文,是说史玉柱和网游的……

  许知远:“今天的中国社会,仍偶尔让我想起《世说新语》中一个片段,那位闻鸡起舞的祖逖很贫穷,但有一天突然换了华服和新战马,朋友问他的原因。他的回答是“昨夜复南塘一出。”他抢劫了战乱中的流民。这个类比或许不恰当,但是我们的精英人物不直有这个传统吗,他们的成就不是创造了某种改善人类生活的新事物,而是对原有财富的一次重新分配,赤裸裸的掠夺没有了,但是他们却寻找到新的名目,借用了新的招牌。长期失败的公民教育,使得那些辛辛苦苦的普通人没有能力辨别这种诱惑,他们以为购买到了希望,却可能不过是被人遗弃的塑胶花和廉价的糖水……”

  --摘自许知远网志《Think Again--可疑的成就

  【阅读全文

节日晚上浦东一瞥

  焰火晚会结束数万人需要疏散,公园地面自是满地遗弃的报纸、快餐盒(这点确实要向日本人好好学习学习),不过公园的保洁人员手脚还是很利落的,这边人群慢慢散去,那边已经一点一点清扫干净了。

  下面这三张照片大约地记录了散场的人流。


  这几张照片是在行走中随手记录下来的浦东建筑的夜景。

  点击〖阅读全文〗浏览其余照片……【阅读全文

国庆焰火之三

  斯洛文尼亚的《焰火鸡尾酒》,节奏、色彩、空间组合、音乐融为一体。

 
  点击〖阅读全文〗浏览其余照片……【阅读全文

国庆焰火之二

  上半场是国内焰火,热烈是热烈,但是音乐还是糙了些,不如下半场的斯洛文尼亚的整体设计。


  点击〖阅读全文〗浏览其余照片……【阅读全文

国庆焰火之一

  小的时候(60年代末)也看焰火,大都是趴在房顶上看人民广场的焰火。现在到好了,每年的国庆上海都邀请世界各地的焰火表演团队在世纪公园表演。

  今天是斯洛文尼亚的《焰火鸡尾酒》……


  点击〖阅读全文〗浏览其余照片……【阅读全文

国庆前夜的上海

  今天是国庆前夜,孩子大了,正好带他看看什么是节日气氛和人头攒动。


  点击〖阅读全文〗浏览其余照片……【阅读全文

特奥会在身边

  国庆期间,上海市的活动特别多,刚刚结束了女足世界杯,特奥会又开始了。很多同事、朋友都在特奥会做志愿者和工作人员,没成想回到家里面就遇到了我们社区欢迎缅甸、尼泊尔代表团的活动。


  点击〖阅读全文〗浏览其余照片……【阅读全文

校长、教导主任和教研员

  今天单位里面传达了上海市的课程教学工作会议的精神,上海市教委的一些指示体现很高的专业水平,其中指出:要提升校长、教导主任和教研员的课程引领力。从专业的角度来看,这三类人是实践中教育质量保障的关键。

  教师专业发展十分需要,但是更需要校长、教导主任和教研员的专业发展,很多事情别仅仅拿着一线的普通教师来说事。这个观点在3年前我们就已经提出,很高兴在今年看到了上海市教委和中国教育学会一些专业委员会正在将其落实。

外一章:
  A学校今年变了,它的作业量减少了,而以往这所学校以魔鬼作业量著称,听该学校的老师说:作业量再不减下去招生怎么办。B学校尽管升学时考分不高,但是它的作业量不多,今年的招生大家趋之若鹜;然而B学校的作业量一点一点多了起来。根据目前家长的反馈,到明后年B学校的招生又该成问题了。

  这个真实的故事中可以引发我们一些什么思考呢?

  --①学校感受到了社会的呼声了吗?感受到了家长的呼声了吗?
  --②基础教育许多问题的解决,突破口是教育均衡,9年义务教育办学要均衡,政府在基础教育上的投入要落到实处。

  【阅读全文
分页:[«][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

关于我们

  • 地址:www.being.org.cn/blog/
  • 主题:关于新课程实践、教育信息化的思考
  • 作者:Being -- Since 2003.03
  • 授权:按照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聚合:本站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聚合 订阅本站的 ATOM 1.0 新闻聚合
  • 手机:本站支持WAP访问

日历

<< 2017-4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图标汇集

  • 雁过留影

Powered By Z-Blog 1.7 Laputa Build 70216

Copyright 1999-2014 惟存教育 www.being.org.cn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