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访信息科学专家(1)~钟义信老师信息科学家访谈 »

从丁香——东四九条

从丁香——东四九条

我看武健与他的生活算法

 

 

从丁香到今天的东四九条,知道武健,已经10年。

但所有关于武健的生活信息,其实都很模糊,模糊得几乎必须他站在我面前,我才有可能认出他。确实,十年间,偶尔地遇见那么一两次,匆匆的,不深不浅的几句,对我这个必须见人好几次才能人(名字)脸合一的人来讲,能依稀记得武健的样貌,绝对已经是极不容易的一件事了。可见,无论是武健还是生活算法,虽然模糊,这印象其实已经深刻种下。

回到我对“生活算法”的认识,最初的第一反应,生活算法到底要说什么个意思?是生活算法化,还是算法生活化?模糊的猜测,加上自己对“程序”的天然恐惧,以至于在第一次听武健的介绍是,并没能形成共鸣,但“生活算法”四个字,却是牢牢地记住了!一个好名字,有时候就是这么重要。

一晃,10年了。武健兄把一份薄薄的文档发给我(修辞手法,电子文档其实感觉不到厚薄,只有长短,不过我还是更喜欢用厚薄这个有质感的词来形容),我是有点受宠若惊的,也即时地感到了其中应该有的“分量”。10年,一个40多页的文档。必定不简单!10年,做一件事,本身就几乎是一个奇迹,尤其是在当下,原因不言自明。但,我更喜欢大写的“拾”。“拾”年所留下的四十七页文档,是十年坚守,十年探索过程中的一种“自然”行动。我想捡来的(拾)和拣来的(挑),就我个人的理解而言,是大不相同的。而厚薄之间,由薄变厚易,由厚变薄难,而薄中见厚,则难上加难。

生活算法,能不能薄中见厚,目前定论,还为时尚早。但,一种发展的趋势,我们可以预见,生活算法自然有其存在的价值;一种执着的精神,我们必须尊重,十年坚守值得每一个人去学习;一种研究的态度,我们值得学习,就是要善于体验用“拾得”的精神去自然发现身边的规律。

 

注:拿到武健的生活算法,已近半个月,但琐碎杂事,让我几次翻阅都没能静心阅看,今天写来,感觉已经是有些晚了,不过给武健看,应该时间不是问题,10年都已经过来了,想必这半个月,他是更加不在乎的了。因此,我慢慢地看,也就显得心安理得了。


    生活算法,我为什么特别的记忆深刻。真的是因为这个名字太有个性了。我不懂程序,就不太讲“算法”,因为算法太专业,一谈算法,露怯是必然的,但我更怕的是自己的胡说八道会误人子弟。所以一谈程序设计,我总是先说明自己不擅长,以便人家在听完自己的胡咧咧之后,敢于批判和否定。

生活算法,我更喜欢“生活”二字。因为,课堂,无非就是教师的教育生活与儿童的学习生活之间的互动(这里有很多的更完美和合理的阐述,但我宁可窄化一下概念,以便于我们的目标指向更聚焦)。武健自己也说,“生活算法”最有价值的是生活,生活是技术类课程的真正核心,必须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其后才是算法

从生活算法的角度来看,现有的教学内容其实是一个有结构的整体。其实无论是否从生活算法出发,我们都应该把教学内容的结构作为一个整体来看。骨架(框架)之下,再谈血肉和经脉,东西就会立刻显得鲜活和丰满起来。一本书是如此,一个人是如此,一门课程也是如此。但生活算法从有系统的整体出发,最终想要达成的目标,是与程序设计的殊途同归——儿童思维、创造力的充分发掘,是问题解决能力的大考验,这是极其重要的。

何为“生活算法”,这个问题事实上困扰了我很多年,因为从第一次见武健谈“生活算法”,就有这个困惑,也直到了今年上半年,武健才在《中国信息技术教育》杂志发表“何为‘生活算法’”一文,算是对生活算法有了一个自己的结论。这个结论,来得似乎有点晚,但我一向认为,疑惑的时候,不下结论,该结论的时候,有一个自己的定论,是很明智的一种做法,与时间的长短并没有多大关系(更清晰的表达,应该叫做“不是正相关”)。

生活算法,其实就是生活中在处理一系列事件时的多种可能性和最优化。但我们用算法一词,便让这种可能性和可行性(最优的,最可能被实施,但也并非绝对)显得更加科学和理性。若我抛弃严谨的学术语言,或许这样的理解,也算是很生活化的解释吧。

生活能否计算?从一般经验出发,生活中的事件,人们更多的是做出一种主观的“判断”,而不是计算,若一个人精于计算,往往就会让人感觉此人精于“算计”,显得颇不宽仁的样子。

但感性的判断,若引入理性的计算(算法),我们在做一件事,思考一个问题时,是不是就会显得更成熟也更有效呢?

一直到“如何学会生活算法”的出现,我们才算是对“生活算法”,开始有了直观的体验。操作、应用、问题解决这三个层次的逐一突破,是生活算法的基本过程,把生活中的思考和细节处理算法化,把简单的感性判断理性化(逻辑化),生活中的一切就显得很理性、很条理了。

生活算法也是可以迁移的,写字板-word-Publisher桌面排版,不同的软件,有一些共同的处理方式,但事实上,经验也是可以迁移的,只是这种经验的应用和生活算法,还是有着不同的,但这种不同是否属于本质性的不同,就需要进一步的阐明了。

生活算法,还有很多需要进一步完善的地方,也有着一下子说不清道不明的缺陷,但整体上看,这种理性思考和结合信息技术学科本质的实践探索,是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的。即便,我仍然没有管窥到生活算法的精髓,但依然不妨碍其存在的价值。

我们应该更多地关注它,更多关注和支持一线教师基于实践的理性思考,这种理性思辨所放射出的光辉,会成为一种表率,激励我们勇于实践,勇于去创新。

 

2014.12.26  中午  草就

太仓  张勤坚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于我们

日历

最新评论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7 Laputa Build 70216

Copyright 2003-2007 芸心芹意 bean.being.org.cn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