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与“7-28”有点关系的回忆……◎边读边记:中国教育史专题24(明代教育家之一:初明)。 »

◎边读边记:中国教育史专题23(明代教育的一般发展)

——进入明代。不过,与“专题22”一开始提到的问题一样,存在着一个历史分期的问题。葛兆光的《中国思想史》将明代一分为二:“万历”以后的晚明,他是将其清代放在一起论述的。因为还没有读《中国思想史》的第三编,从目录上看,这样处理是因为在作者看来,晚明以后的思想界,受到来自各方的影响,出现了“天崩地裂”的变化,由此引来一系列的应对。如果按照这个分期,葛兆光的《中国思想史》从1573年一直写到1895年,或许,在他看来,这一段思想史具有共性——具体怎样,待读完后再谈体会。在、“专题22”也提到,《中国学习思想通史》则是按照朝代的更替,将“元明”是放在一起的。孟承宪的《中国古代教育史资料》和陈青之的《中国教育史》则将“元”和“明”按朝代分别叙述。我相信,这些专家们不同的分法,总有他们的理由。既然是“教育史”,那么,我们还是按朝代来。本专题是明代教育的基本发展情况。

——关于明代教育的背景,孟著比较简单,仅用在进入“明”时,用一节的篇幅,引用侯外庐的《中国早期启蒙思想史》的一段论述、《明实录·神宗(361卷)》的一段史料,引出一个多少年来人们“耳熟能详”的结论:明代已经出现了“资本主义的萌芽”。至于这些“萌芽”对教育产生了哪些影响,没有展开,也看不出来。接着,孟著用2、3、4三个小节,分别介绍了明代社学、官学、书院等的基本情况,直到第5节“启蒙思想家的教育主张”、第6节“西方科学的输入”才有涉及到“社会背景”的问题,但这后两节可以才看出是为清代做铺垫的。相比较而言,陈著对这个问题的阐述更为详尽。陈著的第29章,题为“蒙古帝国瓦解和汉族主权的恢复”,简要的介绍了元明交替的情况。作者指出,在元代,为了统治的需要,“政治高压”与“教育柔化”并重。元末,革命军风起云涌,终于推翻蒙古统治,迎来了朱明王朝。作者指出,“朱明政府之专制更严刻于蒙古政府。中国自秦始皇帝开了官僚政治新纪元以后,千余年来。帝王权力日增一日,到明朝可算是登峰造极”(p347)。作者指出,在专制淫威下,士大夫阶层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一方面受着来自从低层崛起的统治者的压迫,一方面又不得不寄食于统治者,结果只能是“忍气吞声”“卑躬屈节”,依附于帝王专制。

——陈著的第30章以“明代学风之三变”为题,对明代教育的发展趋势作了概要的介绍。所谓“三变”系指:在明代初年(1368)开始的以“承继宋元程朱学说”为主体的发展;自弘治(1488年)开始的以“王学”“致良知”等心学学说为主体的发展阶段;自万历(1573)之后,随着“王学”的“空疏”流弊日盛,出现了“回归朱学”的趋势,特别是东林学派的发展,使教育界学术界出现了新的气象(由此不难理解葛兆光为什么把明代一分为二的原因)。在这一章里,陈青之还指出了在明代,学校教育与科举的关系变化,简而言之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在明初,由于朱元璋的极力倡导,学校一度兴盛,但随着以“四书五经为范围、以程朱学说为标准、以八股文章为程式”的科举的日益强化,终于“科举盛而学校微”,学校成为了“科举”的附庸,有名无实。陈著的第31章“明代教育制度及其实况”的“概论”和“结论”部分对此有更为翔实的阐述。

——至于明代教育制度发展的基本线索,“陈著”和“孟著”的介绍大同小异,他们都分别介绍了以“国子监”为主体的“中央官学”的体制、规模、课程设置、考课与升级、教职员管理等基本情况;以“郡县学校”为主体的地方教育的体制、规模、课程设置、考试、学生待遇、学规及惩罚、学官等基本情况。差异在于:“孟著”侧重于用“史料”说话,因此有更多的鲜活实例、人物言行的记载;“陈著”则更多的是综述与概括的描述。在内容上,“孟著”对书院特别是以“讲会”为主的“阳明学派”的传播、以“东林书院”及其为主的政治斗争的介绍多于“陈著”;在科举制度等的介绍方面“陈著”又多于“孟著”。两者相互参读,对于了解整个明代教育的发展过程,还是很有意义的。

——【体会是:明代,无论是“思想发展”“学术发展”还是“教育发展”,在几千年中国的历史发展中,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可以这样说,明代,即集中国数千年发展之优点,也集中国数千年发展之弊端于一身。】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于我们

日历

最新评论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7 Laputa Build 70216

Copyright aimin.being.org.cn.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