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科与课程,及哲学思考等关于“普世价值”——“坐在路边的鼓掌者”引发的讨论之六 »

关于“两类阅读和写作”的再思考(与碱草的讨论)

注意到,这里提到的“2011版语文标准”指的是“义务教育阶段”的语文课程标准。

由此,我想到的一个问题是:在“语文”真正起到“能动的反映世界”的过程中,是不是应该有一个“进程”的认识?——也就是说,它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和人的成长、发展有一个同步的过程?在这个过程的不同发展阶段,我们应该提出不同的要求。

如果从操作层面讲,我们需要认识的是:“人的身心发展进程”与“主体语言的发展进程”之间的关系如何?

===============

重新思考我在多年前提的“两类阅读和写作”的观点。

从对现实语文教学的观察中,我感到存在着两种相互联系又有明显区别的“阅读和写作”。其一,是为了实现有效交际的阅读和写作;其二是为了满足人们精神需求的阅读和写作。前者,是语文的基本功能,它体现为人类日常生活、科学研究等等领域之中,所关注的目标是“效能”,即用最为经济的方式,实现人际间交往的需求,这是人类社会对语言文字的最基础的要求。后者,主要体现为文学、哲学等领域,它主要是为满足人类思考、认识自己和世界,交流、满足精神生活的需求。——在现实生活中,在人的成长发展进程中,应该说这两类都需要。我一直认为:我们在语文教学、评价(例如:中高考等)中许多争论不休的问题,只要注意运用这一方法,自然可以得到解释,并且可以消弭。——这一基本观点,至今并没有多大改变。

——你这提到的“训练使用民族文化的语言文字”与“引领学生面对大千世界产生主体语言”作为“哲学选择”其实和“两种阅读和写作”的想法不谋而合。所不同的是:我以为这两者的关系,不是“选择”关系,而是“先后”关系。具体的说,在人的成长过程中,这“两类阅读和写作”是应该同步推进的,但在不同的年龄阶段,它们两者的比重应该略不同。在孩子们成长的初期(具体地说是“义务教育阶段的前期”,主要是七年级以前)应该是“前者”的比重略重一些,以便能较快的掌握最基本的工具,打好扎实的基础;从八年级乃至于高中阶段,则应以“后者”为主——当然在实际实施教学中不可能很机械的划得“一清二楚”。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于我们

日历

最新评论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7 Laputa Build 70216

Copyright aimin.being.org.cn.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