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三的语文复习漫谈1关于“床前明月光”的资料 »

“孟母堂事件”的报道

上海《文汇报》对“孟母堂”的报道

走近上海“孟母堂”
日期:2009-02-14 作者: 来源:文汇报


                     
 

    上海“孟母堂”2006年因办学资质、违规收费等原因被叫停后,非但没有停办,规模反而不断扩张,一些外地家长甚至千里迢迢把孩子送来上海。是什么吸引着这些家长?到这里来的都是什么样的孩子?孩子们在这里都学些什么?“孟母堂”式的教育能不能适应现代社会的需要?让我们一起走近上海“孟母堂”,一探究竟。
   
“孟母堂”里的孩子
   
    “孟母堂”在上海开办初期,学生主要来自创办者周应之和吕丽委的朋友圈。经媒体报道之后,陆续有人慕名找上门。按照周应之的说法,“几乎所有孩子都是‘满身伤痕’地从学校来到这里。”
   
    在进入“孟母堂”之前,朱季是宁波一所重点小学的二年级学生。朱季有多动症,爱把细细的胳膊挥来挥去,眨眼的频率比其他孩子稍微高一些。在进入学校之前,大家都觉得,这个小孩只是过于活泼好动了一些,但老师却不这么认为。入学后,朱季的父母被频繁地召到学校,老师说:“在学校,没有人管得住这个孩子。”朱季常常在课堂上插话,老师训斥他的时候,又觉得他在挤眉弄眼,没有虚心接受批评。同学也瞧不起他“老是眨眼”,在学校,朱季没有什么朋友。回到家里,尽管才小学二年级,但每天晚上功课都要做到九十点钟,做作业的过程令父母看了心疼。8岁的孩子被成语造句、加减乘除折磨得焦躁不安,不停地挥着胳膊提抗议。“一想到他还要这样上10多年的学,我就背上冒冷汗。”父亲朱宏回忆说。
   
    朱宏去找老师沟通,如果能够对朱季适当降低学习要求,再发展一下兴趣爱好,孩子的情形也许会有所好转。但老师很直率:“我们不讲素质教育,现在比的就是做考题。”老师还很坦诚地告诉朱宏,学校分配给她的主要任务是抓好尖子生,而对于朱季这样的问题学生,她实在没有太多的时间来管。“我感觉我的孩子被抛弃了。”如今说起来,朱宏仍然语调悲伤。万般无奈之下,朱宏带着儿子走进了“孟母堂”。
   
    13岁的刘晨在学校也不快乐。这个高大而清秀的男孩曾就读于上海一所重点中学,“小学的时候他成绩很好的。”刘晨的母亲张丽说,“但是到了中学,好的学生太多了。”刘晨开始变得孤僻,不愿意跟母亲说话,一提到成绩,他就脸色铁青。上个学期末,刘晨的名次有进步,张丽试图夸奖儿子。但刘晨突然狂暴地撕碎了卷子,嘴里不停地大叫:“狗屁的成绩!狗屁的成绩!”张丽泪流满面,她觉得自己的孩子不能再在学校呆下去了,她不想看着孩子成为考试的牺牲品。张丽决定帮儿子“找一个能轻松快乐学习的学校”,就这样他们也来到了“孟母堂”。
   
    除了这些从各地学校“出逃”的学生外,“孟母堂”还接收了不少学龄前孩子。王先生是一位商人,3个月前他把6岁的儿子送到“孟母堂”。“这孩子现在知道让长辈先上车、进门。我问他为什么,他就用‘长者先,幼者后’这句来解释。”王先生说。
   
    虽然把孩子送到“孟母堂”接受教育,但大部分家长仍然为孩子在公办学校注册或保留学籍,“谁也不知道孟母堂会走多远,有学籍是为了以后升学时不麻烦。”一位家长说。
   
“孟母堂”典型一日生活
   
    笔者曾和一位学生家长一同前往“孟母堂”咨询。进入底层大厅,十多个不同年龄的女孩正身着水袖戏服、手执折叠纸扇,在老师的带领下学唱昆曲。带队老师告诉笔者,孟母堂现有学生80人左右,年龄最大的17岁,最小的仅3岁,按照性别和年龄进行分班。孩子们可以选择住宿和走读,也可以只选暑期班,每个月的费用近3000元。目前大多数学生选择住读。
   
    客厅正中高挂着孔子像。孩子们每天早上6:00起床,穿衣、叠被、洗漱,整装后向老师行礼。6:20集体礼仪,老师向孔子像行三揖礼,学生观礼,然后是学生结伴行三揖礼。8至11点为诵读时间。每个学生的桌上都摆放着一台CD机,老师会在开始时朗读,让学生跟读,随后学生就自己跟着CD机诵读。这里的教材有《孟子》、《论语》、《弟子规》等国学著作,以及《仲夏夜之梦》、《莎翁十四行诗》等英文著作。11至12点是综合课时间,内容为美术、音乐、瑜伽、科学、手工等。午休时间为1个半小时。下午的活动和上午基本类似。晚上的自习时间,孩子们或阅读、或写日记、或画画,因人而异。20点准时就寝。
   
    “孟母堂”的孩子们同吃同住同学习,还一同打扫房间和庭院。老师要他们对每个同伴使用礼貌用语,对帮助自己的人鞠躬称谢。每天晚上,老师还会召集孩子们开会,反思自己一天的不足,并推举出当天表现最好的同伴。
   
简单回归传统可能难以适应现代社会
   
    对于“孟母堂”的教学方式,有相当一部分家长提出疑问:“这种‘不求甚解’的学习是否科学?读经培养出的儒生,其知识结构是否符合现代社会的需要,他们今后在社会上是否能顺利地与他人相处?这些孩子今后如果要进入高一级的普通学校学习,学历是否能被认可?其他课程能不能跟得上?如果不行,没法考大学,将来怎么办?”
   
    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小微教授说,儿童读经教育利用了孩子机械记忆力强的优势。而现在的问题在于,义务教育阶段是一个为孩子的素质全面打基础的阶段。过早地定向,等于扼杀了其他方面发展的可能性。杨小微认为,读经教育对于延续中国文化的血脉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现在社会这么丰富,这么复杂,简单地回到传统是难以适合现代社会需要的。
   
“孟母堂”式教育不是简单的对与错
   
    有家长认为,如果孟母堂作为孩子课余的一种素质教育,作为对正规教育的一种补充,就像吃维生素,补充一下营养不足,是值得鼓励的。但如果作为复古私塾,取代学前甚至小学教育,却未必妥当。
   
    对于“孟母堂”这个新生事物,它的出现究竟是对我国现代教育制度的一种否定,还是一种完善呢?社会科学研究员王平鲁认为,关于“孟母堂”非议很多,其实,现代教育不应该在乎教育的手段和形式,最重要的是看它培养出来的学生是不是国家所需要的有用人才,这是一块“试金石”。“孟母堂”式教育是否成功,完全取决于其能否培养出真正的人才。他认为,在对待私塾问题上,不能以对与错、进步与落后来评判,一定要从一个大教育的视角查找问题,制定切实可行的办法和措施。王平鲁同时也指出了“孟母堂”式教育存在的弊端,“这种仅靠记忆力的背诵方法只适应于智商中等偏上的孩子,如果一个孩子的记忆能力不强,那么能否适应这种教育模式还是个未知数。”
   
    (文中学生和家长皆为化名)


================


面对教育主管部门的改正通知,创办者辩称自己是特殊家教,并非违规办学—— “孟母堂”为何再次被叫停?
日期:2009-02-14 作者:胡喜盈 来源:文汇报


胡喜盈                     
 

    ■文、图/胡喜盈
   
    2月5日,上海松江“孟母堂”新学期开学第一天,“孟母堂”所在小区的业主和保安组成“人墙”,坚决不让其工作人员和学生进入。小区业主认为“孟母堂”擅自改变住房用途,影响了他们的正常生活。此事惊动了社会的方方面面。
   
    2月6日上午,松江区教育局以“孟母堂”未经备案登记擅自办学,违反《教育法》和《民办教育促进法》有关规定为由,向其负责人吕丽委送达《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要求她立即停止非法办学行为。
   
    2月12日,因在限期内未完成停办工作,松江区教育局向“孟母堂”举办者下发《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将对其实施行政处罚。同时明确对举办者的“在家教育申请”不予批准。
   
    上海“孟母堂”创办于2002年,当时被媒体称为“上海第一所全日制现代私塾”。2006年因没有国家认可的办学资质、违规教育收费、家长违反《义务教育法》规定未把适龄儿童送入国家批准的教育机构接受义务教育等原因被叫停。但两年多时间里,“孟母堂”不仅没有停办,且规模不断扩张。当地警署、教育局、物业公司、业委会、居委会多次上门察看,却都对这个“四不像”私塾束手无策。
   
是违规办学还是特殊家教?
   
    接到最新通知书后,吕丽委十分镇静,她告诉笔者:“我们并不承认这是办学,相反,我认为这是一种生活。孩子们的家长都是自愿把孩子送到这里的。这些孩子在一起学习生活,这里就是一个大家庭。我们就好像是他们的家长一样,难道家长不能对自己的子女进行教育吗?如果说我们影响了其他业主的生活,业主可以报警嘛!”
   
    吕丽委的丈夫、“孟母堂”的老板周应之称,国家对ZF办学、社会办学都有一定的限制和规定,但对于家庭教育并没有任何的限制。“只要法律没有说不行,我们就不是违法的。”
   
    周应之是在经商过程中发现“读经”这一新商机的。1999年,他投资成立绍南文化传播公司,在厦门和上海设办事处,通过在各地开设讲座、编印教材、培训读经教师、举办论坛、开设校外培训机构、与正式学校合作办读经班等多种形式,把读经作为一项经济盈利性的活动推广了10年时间,开办全日制私塾只是其中一种形式。周应之和妻子吕丽委7年前来到上海,亲手操刀开办上海“孟母堂”,准备将其打造成全国读经示范教育基地。
   
    三年前,“孟母堂”从徐汇迁到松江锦轩新墅小区,经媒体曝光后,松江区教育局认定其属于非法教育机构被紧急“叫停”。当时,办学者承诺将不再招收义务教育年龄段的学生,只限学龄前和境外学生,并口头答应及时办理相关手续。此后,“孟母堂”在小区内不断扩张,产业从1幢别墅扩大到4幢别墅,学生数量达到80人。有消息说“孟母堂”很快还将再买下两幢别墅。吕丽委说:“媒体的曝光给我们做了免费广告,全国各地许多家长慕名而来。”
   
国学教育也要“合法身份”
   
    作为“孟母堂”的发起人,周应之接受采访时说,“孟母堂”既不属于社会力量办学中私立的全日制学校,也不属于社会力量办学中的业余班、培训班。“孟母堂”只是一个家庭自主学习联盟,把几个在家学习的孩子组织起来,共同聘请老师来帮助他们学习。
   
    “因为是家长自发的联盟,所以涉及到的费用都是平摊的。根据其家庭经济情况和家长参与情况,家长每月出资300元至3000元不等。一些热心人士也会提供赞助,送来花生油、水果、牛奶、五谷杂粮等物资。这里的孩子并非长期固定,有家长要出差就会把孩子寄养过来,空闲时就会接回去。”对于一年高达三万元,被教育局认定为违规收费的学费问题,周应之这样解释。
   
    教育专家廖土榕分析,从其全日制教学、课程固定、张贴宣传榜、聘请教师等特征来看,“孟母堂”应定性为办学。按照《民办教育促进法》、《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等法律法规,举办学前教育,必须经过县以上人民ZF批准,应备齐包括学校章程、组成人员、资产证明、教师人员资格等一系列材料,获得教育部门或工商部门出具的相关证照才能开展,否则属于违规擅自办学,依法应当取缔。“开展国学教育,不是坏事,但一定要依法取得相关资质和许可。”廖土榕说。
   
“居改非”存在安全隐患
   
    除了违法办学这顶“帽子”外,“孟母堂”还面临其它麻烦。上海郑传本律师事物所律师于大江认为,“孟母堂”属于典型的“居改非”。虽然“孟母堂”极力否认其属于教学机构,但收取学费的行为本身就属于一种商业行为,它还改变了小区的规划用途。小区的水电煤等公建配套都是按照居民住宅的需求进行配备,一户人家3—5人,而“孟母堂”几十个未成年人的活动全都集中在一套房子内,相当于“群租”。起居上,一个房间里搭好几张双人铺,男女生分居。负责夜间值班的大多是自愿来照看他们的学生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年纪都在60岁以上。由于缺乏必要的消防设备和消防通道,“孟母堂”教学场所存在火灾、煤气泄露、电器老化等安全隐患。
   
    笔者曾经问过周应之,关于别墅里80个孩子的安全如何保障?他说,他和每位家长都签过“生死合同”,险责自负,万一出了事情不得向他周应之追究。
   
    而不堪其扰的小区业主们忍无可忍,已拟出方案,准备给小区居民发出入证,在大门口设关卡,禁止“孟母堂”学生、家长及其送货车进入小区。
   
各方观点
   
    ■创办者:“孟母堂”既不是私立全日制学校,也不是校外培训班,它只是一个家庭联盟,是一种特殊形态的家庭教育。
   
    ■教育主管部门:责令停止“孟母堂”在锦轩新墅小区内的擅自办学,既不是对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否定,也不是对探索“在家教育”的打击,而是教育行政部门对未经任何行政许可从事办学行为的行政处罚。
   
    ■家长:如果“孟母堂”作为孩子课余的一种素质教育,作为对正规教育的一种补充,是值得鼓励的;但如果作为复古私塾,取代学前甚至小学教育,却未必妥当。
   
    ■专家:义务教育阶段是一个为孩子素质全面打基础的阶段。过早定向,会扼杀其他方面发展的可能性。
  • 相关文章:
  • quote 5.chenrongchu
  • 专家:义务教育阶段是一个为孩子素质全面打基础的阶段。过早定向,会扼杀其他方面发展的可能性。
    ====================================
    专家之语是大实话,而传统教育恰恰不给孩子定向,而是顺其天性发展而引导,只是现在师资难得而已。
  • 2009-2-16 15:53:3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chenrongchu
  • 家长:如果“孟母堂”作为孩子课余的一种素质教育,作为对正规教育的一种补充,是值得鼓励的;但如果作为复古私塾,取代学前甚至小学教育,却未必妥当。
    =============================
    此家长实际不了解孩子教育的真实内涵,素质不是教出来的,而是育出来的。育中含藏着诸多因缘条件,包含有善、恶、不善不恶三大块,对于恶怎么改变,对善怎样发扬?成语有抑恶扬善,对恶行要抑制,不要压制,为什么?这就是古人用词的慎密之处。恶去则善自彰。所以孩子教育重在行为,不在理解,重在熏陶,不在间断;重在习惯,不在表面;其本在德,而不在才。而现在教育重在才,而疏于德,故当今社会道德滑坡,民心怨恨,其根在教育颠倒!质变是随量变而升华成就的,没有量的积累是不可能产生质的飞跃。这也是当今教育所不能达到的一块难治的心病。
  • 2009-2-16 15:45:2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chenrongchu
  • 教育主管部门:责令停止“孟母堂”在锦轩新墅小区内的擅自办学,既不是对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否定,也不是对探索“在家教育”的打击,而是教育行政部门对未经任何行政许可从事办学行为的行政处罚。
    ============================
    若是家庭教育规定了都要办理登记,而唯孟母堂不办则孟母堂不守规矩,当应受罚,否则另当别论。教育主管部门称“既不是对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否定,也不是对探索“在家教育”的打击,而是教育行政部门对未经任何行政许可从事办学行为的行政处罚。”现在创办者称是家教联盟,而教育行政部门则认死是擅自办学,公婆之理,熟能认准?即便对薄公堂,也难以说清。说不清则怎么说不是打击和否定?对本不要许可的探索“在家教育”的形式应予支持,反倒要占进去找毛病,还能说是支持吗?既然是探索“在家教育”,还应多次责难吗?怪不得中国不能创新,不能出人才,只能出贪官!根在教育行政部门不会行政,也反衬了行权者的素质。
  • 2009-2-16 15:03:5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chenrongchu
  • :“孟母堂”既不是私立全日制学校,也不是校外培训班,它只是一个家庭联盟,是一种特殊形态的家庭教育。
    =========================
    假若教育只局限国家办的学校教育为准,而不认可家庭教育合法;则老百姓无可言说。若是认可家庭教育合法,则“孟母堂”是一个家庭联盟教育也是合法的。因为有家长参与(包括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等人加入,名与实符。
  • 2009-2-16 14:22:00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于我们

日历

最新评论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7 Laputa Build 70216

Copyright aimin.being.org.cn.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