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工智能时代的教育革命》笔记《处在十字路口的选择——1956-1957年的中国》笔记 »

《历史学宣言》札记

《历史学宣言》札记
([美]乔·吉尔迪、[英]大卫·阿米蒂奇著,孙岳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年3月版)
2017-07-20
导论:人文学科的篝火。
这一章开头,套用《共产党宣言》的经典句式,“一个幽灵,短期主义的幽灵,正困扰着我们这个时代。”不过,在随后的论述中,作者对“短期主义”进行了狠狠批判。
作者指出,“我们生活的时代危机呈现加速上升之势,而就在此时,却缺少了长时段的思维。”人们总想着如何摆脱所面临的“短时期的困惑和问题”,在“不停竞选的时代”,人们往往只关心如何确保未来短期内能够赢利,很少有人再去考虑“长时段”的问题。“用长期思维取代短期思维并不特别困难,但要真的将长期主义付诸实践却异常艰辛。”于是,人们求助于“理论”而非“事实”,甚至于连“历史研究”的周期,也在日益缩短。
作者特别批评了本应成为“深度知识的护卫”的大学,特别是大学中的“人文学科”,现在也在“追求创新”中迷失自我。因此,本书基于“历史这门学科是我们这个时代不可或缺的仲裁者”的理念和观点,对此进行讨论,试图恢复“长时段研究”的地位,恢复“历史学”本应有的地位和功能。因为历史学家“他们讲述历史的方式直接影响到当今时代对其潜能的认知,因此乃是对世界未来的一种干预。”
【其实,作者对“短期主义”的批判,对“长时段研究”的倡导,不是别的,要说的就是“人文教育”的价值、面临的困境以及走出困境的必需。历史学,在这方面所面临的问题,其实也是文学、哲学等人文学科所面对的共同问题——看来,真正要解决问题,还是要提高对人文科学的认识——历史学,只是一个突破口。】
2017-07-23
第一章:后顾前瞻:长时段的兴起。
如题,本章主要介绍了“长时段”的提出以及它的基本观点。
作者告诉我们,“历史学家善察长时段的变迁,这使得他们有能力把历史事件和历史过程置于更大的背景之下,而其他人则很容易因为年代久远而不加质疑或千头万绪而无力拷问。”作者提到:陈述历史变迁的手段是叙事,“他们把解释和理解结合起来,把对个案、细节和独特之处的探究与对格局、架构和规律的热切加以归并”,从而“将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各自的程序和追求结合起来”。除此以外,历史学家还引进了“空间”的维度,与本来就属于历史学必须的“时间”维度有机的整合,形成的“多态化的时间”和“跨国家的空间”。
作者提到:“‘长时段’概念诞生于一场危机”——源自“人文科学的整体危机”。当人们都在抱怨“居心险恶、复古倒退的人文主义窒息了学术研究”时候,历史学家发现摆脱危机“实与作为整个人文研究核心的社会现实息息相关”,也就是要处理好“瞬时与缓缓流动的时间的对立”!因为,社会学和经济学也需要“历史叙事”,但一般只有10-50年范围内,而“这样挖掘出来的历史危机和周期性特征实际上蒙蔽了历史变更深层次的规律和延续性”,因此,“以数世纪或数千年微尺度的历史叙事,那种‘长时段甚至超长时段的历史’”,就成为一种必要。一种“一系列用于架构人类历史的互有交叉担忧互不排斥的时间尺度”——“长时段”就应运而生了。
作者引述布罗代尔在他1949年出版的《菲利普二世时代的地中海和地中海世界》一书序言的说法,从历史角度,对“时间”有三种尺度:其一,“近乎静止不动的历史,讲述的是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其二,“节奏缓慢的历史,讲述的是国家、社会和文明”;其三,“较为传统的事件的历史,显得短促、激荡和扣人心弦”。“布罗代尔长时段历史叙事中诸多特征是相当稳定的:它叙述的是地理时间,地质时间的成分不多;这一尺度的时间更多是循环的,而不是线性进步的;这里更多见的是静态的而非动态的特征;而所有这一切是各种形式的运动和人类活动更深层的支撑。”在这个基础上,作者大致梳理了布罗代尔理论的形成以及随后发展的影响及成果。
本章的第二、三部分,作者从“史学史”的视角,讨论了“长时段”本来就是历史学研究的传统之一,并且以20世纪一些实际例证,来说明“长时段”对于现实政治、经济以及社会改革带来的影响。
在本章的最后一部分,作者从“历史能够让人反思自身可能的选择。……回顾历史、畅想未来不应只是专家分内的事,……凡是有能力阅读史书、有愿意谈论历史的人,重塑未来定然是他们所关心的,也是他们理当再度有所贡献的事业。”因此,作者提出了“三种历史思维的思路”:其一,“凝思命运与自由意志”,在历史的反观中,可知“自己的未来在多大程度上享有自由意志”;其二,“反事实思维”,在对历史事件追问“如不这样还有其他的方法和路径吗”的过程中,发现改革的行动方向和思路。其三,“乌托邦畅想”,从中寻找可能发汗的新的方向。最后,作者总结道:“长时段历史研究的模式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简明通史概述。长时段历史需将历史发展的历程进行分段或分层的处理,而不是像微观史那样深究个案、点到为止。为此,长时段历史研究者必须在既有的微观史研究的基础之上审慎考察多个历史事件,然后确定某些事件为历史发展的节点或分水岭,即那些带来机构、气候和社会重大变迁的历史时刻。这种长时段的历史研究显然必须参考条分缕析的微观史个案研究成果,因为或者对短时期内社会权力的构架、分层状况和时人的想象力有更精微细致的讨论。”
【看来,“长时段”的本质,还是要求在“中观”甚至“宏观”,或者说“大系统”背景下,来研究“历史事件”的来龙去脉与价值意义。或许,“历史研究”也应进一步分类?当然,这与“历史研究”的目的密切相关:如果仅仅想猎奇或满足“好奇心”的话,“短促、激荡和扣人心弦”的“历史”才会被人注意——按照本书的观点,这不能算是“历史研究”。】

第二章:有一阵子,长时段消退了。
也如题,作者探讨了“长时段研究”在相当一段时间(从本文看,应该是从“1968年五月风暴”直到现在的数十年)消退的现象和原因,同时,也简单介绍了“微观史”研究的情况。纵观全章,大体印象是:起于“五月风暴”的社会变革急于找到“改革的正当性”的理由,试图从“近期的历史”中找根据;大学扩招等给研究历史学生带来的“就业需求”(提供短期的行业和发展史更受欢迎)等;在上述需求刺激下“历史研究”的“社会转向”“语言学转向”“文化转向”以及“跨民族转向”“帝国转向”“全球转向”乃至于“批判转向”等的影响,造成了“短期主义”的产生和泛滥。对于“微观史”,作者也没有全然排斥,在“检验长时段的方法和问题”“发现‘寻常中的特例’”等,还有事可以大有作为的——其实也就是在前一章结尾时提到的。
【其实“长”和“短”是相对的,只强调其中一点而否定对方未必是好事。】

2017-07-24
第三章:长短论衡: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气候变迁、公共治理和社会不平等问题。
如题,本章似乎以这三个话题为例,讨论“长时段”的回归和复兴。
作者指出,在这里提出这些例证,并不在于争论双方理论孰对孰错,而是要从“长时段数据的处理”“厘清各方责任”的视角讨论“长时段”的意义和复兴必然。“气候变迁”的话题,是由气象科学家提出来的,但受到经济学家们的反对,但是“长时段”所提供的支持,功不可没。关于“国际公共治理”,九十年代苏联解体后,各种“历史终结论”甚嚣尘上,又是“长时段”的研究,让人们意识到:资本主义并未终结历史。至于“社会不平等”的研究,更是如此。在做了这些分析基础上,作者对七十年代出现的“长时段”的衰落和“短期化”甚行的原因作了探讨。由于“长时段的主题都有一个道德蕴涵”,因此在“意识形态”纷争激烈,人们道德滑坡的背景下,自然不受欢迎——但现在风向变了。
【似乎有点“否定之否定”?】

2017-07-25
第四章:大问题、大数据。
作者一开头就指出:“一个社会深陷长时段思维危机却依然能够发现自我,原因之一是信息超载的问题”。作者指出:其实“文艺复兴”以后,“信息超载”就已经“铺天盖地”,人们采取的对策是创造和采用“多种搜索和检索工具”,但也无力综合所有的信息并构筑宏大的理论。现在,我们生活在一个“大数据”的时代,“计量历史学”尝试着通过“构建数学模型来解释事实”,到现时代,为了“让论证令人信服,他们就必须学会把大数据缩转成一种简明易懂的叙事”。
本章作者从七个方面对此进行了讨论。
1、“新工具”:作者介绍了“基于数字化的关键词搜索”在历史研究中的应用,作者介绍了“纸机(Paper Machines)”和“谷歌书籍词频统计器”的应用。作者谈及基本思路:明确时段,找到关键词,搜索统计并形成对历史文献包括“二手文献”的统计分析,从中找出某种规律。
2、“大数据的兴起”:从六十年代起,“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所积累起来的量化数据,已经很多,可以说“数据”到处都是,问题在于:如何通过数学建模等方式形成对历史事实的解释。
3、“无形的文献”:任何国家都有“秘密档案制度”,过去,往往总是要等到“解密”后才能处理,现在,可以从在这些“密档”成立前后的蛛丝马迹中寻觅线索。
4、“我们究竟该如何思考未来与历史”:作者指出:在大数据面前,寻找合适的“算法”——思考的思路成为了关键,在“算法”上有突破,整个研究就活了。
5、“大数据时代将改变大学的性质”:需要培养善于“截断数据”的人才,需要能够“细化和调整数据”的人才。
6、“专家之间的战争”:作者指出“史学考量数据”的工具的特征(数据本身的机构偏见、数据来源的真实性、不同性质数据比较、广为流传的深化的诱惑力、万物事出多因的规律等)与“专家偏见”的汇集,往往会影响研究成果,这就需要有“元叙事”等来加以控制。
7、“研究型大学的重生:还要注重道德”:作者在这一部分满怀“豪情”的描述了“长时段”历史学回归的前景,可以归结为:讲道德、会批判两个方面。

结论:史学的大众前景。
作者一开始对本书的各章节作了小结:
导言,“建立大学的目的就在维系和拷问连绵不断的传统”;第一章,“史学传统大都是既面向公众又指向未来”;第二章,“长时段历史在经历了短期衰退之后再度走向繁荣,这一回归与当今世界人类面临的一系列全球问题密切相关”;第三章,“服务大众未来的话题常常是漏洞百出、彼此误解……我们开出了矫正之方:大众未来转向”;第四章,“展示了这方面一些集体研究的成果,成果基于新的对历史数据的批判性分析,说明这种建设性的实验已经开启”。
在回顾的基础上,作者谈到,“要回应大众未来的挑战,我们必须重新思考史学审视过去的方式。……我们相信,历史要面向公众预示着历史写作必须朝下述方向调整:第一,历史叙事要让非历史专业的人能够读懂并有多感悟;第二,要重视恰当使用图示和数字工具;第三,要能够在大与小之间、‘微观’与‘宏观’之间妥善协调、适度融合,既要凸显文献档案研究的优势,又要张扬大途径的普遍关怀。”
接着,作者针对“思考大图景的具体技术和技巧”展开讨论,具体谈了5个方面,大致为:
1、要注意对所研究的问题做一点“层次划分上”的考虑,注意厘清所讨论问题的边界。
2、在深入开展“长时段”研究的时候,要从大众的视角注意“长时段”与“短期”之间的关联。
3、微观史与宏观史要协同作业,“有望产出内容厚重、观点鲜明、充满道德蕴涵的综合性学术作品”,在这方面应该引进“人类学”研究中心“异常典型案例”研究的经验,注意“历史时间序列化”并有“重要细节作支撑”。
4、要注意表达形式上的多样化,包括图表、数乃至于电影等手段。
5、要注意与人文学科其他学科之间的合作和融合。
作者在本文的结尾,也套用《共产党宣言》,来一个“全世界历史学家,联合起来!你们会赢得一个世界,现在还为时不晚。”
【全书读完,正如译者后记中所提到的,本书索要传递的思想可以用八个字概括:“知天、爱人、循律、履序”,以此作为人类可持续的人生,从而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实际上,就是要回归历史科学的人文本质,摆脱“短期化功利化”倾向。这,不仅是历史学科,所有人文学科似乎都有这方面的需求。如果仅从“历史”本身而言,倡导“长时段”“广视角”,也有其重要的意义。读完全书,感到:历史的研究,似乎也应该有不同的层面,有的需要聚焦在“是什么”上,其功能在于“澄清事实”;有的需要聚焦在“为什么”上,探究发生某一事件的背景和原因;有的需要聚焦在“会怎样”上,找到事件之间的因果联系;……但这些,其实只能算是“微观”“中观”,而这,又是最容易“赚人眼球”的,也是需要的。但,局限于此,历史学的意义和价值,除了“满足人们好奇心”之外并不多。“长时段、大视野”,正好弥补了不足。很欣赏本书倡导的“反事实思维”的思维方式,这或许有助于“从历史的中吸取教训”。】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于我们

日历

最新评论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7 Laputa Build 70216

Copyright aimin.being.org.cn.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