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志华演讲录》笔记《苏共高层领导人的理论素养与苏联兴亡》 »

“世界著名教育思想家”丛书笔记——《雅斯贝尔斯》

2017-04-01:
《雅斯贝尔斯》:
导言,识读雅斯贝尔斯。作者提纲挈领的简要介绍这位存在主义哲学大师,以及他的思想在中国传播的概况。从中可见,早在六十年代,他的思想在介绍存在主义的的专著中,就作为批判的对象而出现在《存在主义哲学》一书中。直到八十年代,他的思想和论著,才被广泛地引进中国,并引起了关注。在“导言”里,作者告诉我们:“集中体现”他的教育思想的是《什么是教育》《大学之理念》两部著作中,其核心体现在“自由、生成、交往”等基本命题上,同时也介绍了他对于“弘扬洪堡精神”的思考和贡献。最后,作者讨论了雅斯贝尔斯的哲学贡献。
第一章,人生追寻。作者主要介绍雅斯贝尔斯的生平。作者认为,与康德相似,雅斯贝尔斯的生平,也是简约明了,异常简单的。
作者分六个部分作了介绍:
1、早期人生:他生于1883年,出生在德国汉诺威。一家世代务农经商,其父亲毕业于法学专业,成为地方官,所以他很小就接受到良好的教育。他的母亲留给他童年美好的记忆,他身体不太好,因而比较“恋家”,比较成熟的“个性”,又使他在中学曾被列为“不良学生”。
2、大学生活:1901年,18岁,他进入海德堡大学法学专业,但他却成为了哲学和艺术爱好者,相反,对“法学”毫无兴趣。他喜欢辩论,但对大学僵化的考试心怀不满。他上课常常随兴趣而定,加之性格孤僻,没有多少好友。但却在大学找到了他一生的伴侣——也是因为他们共同的哲学爱好。
3、医生生涯:为了更好的学心理学和哲学,雅斯贝尔斯开始学医,主要是精神病学。1908年获得医学博士,并到海德堡精神病院就职,在这里遇到了他一生尊敬的两位大师之一——院长尼斯尔(雅斯贝而是尊敬的另一位是马克斯·韦伯)。1913年出版了划时代的教科书《普通精神病理学》。随后不久,他进入海德堡大学哲学院。
4、走近哲学世界:在海德堡大学,工作了近二十年,从讲师、副教授、正教授,一步一步,并且完成了一些重要的著作。直到1937年,希特勒上台后,因妻子是犹太人,他被免去了在大学所有职务,并责令其退休。
5、参与大学重建:战后,他参与了海德堡大学的重建,在这个过程中,他深刻分析了德国人民在这场战争中所扮演的角色,分析其性格中的弱点,被誉为“知识分子良知的代表”,声望与日俱增。
6、得失的晚年:1948年,他婉拒来自德国的高待遇,婉拒来自学术界和学生们的挽留,到瑞士巴塞尔大学执教,直到1969年2月病逝。他的这一举动,为许多人所不理解,曾引起一时的批评。但他依旧还是按照自己的选择行动。分析其中的理由,或许是二战的德国,给他留下的创伤。
【常听到这个名字,但并不了解这个人。这一章介绍,描绘了这个“存在主义大师”人生轨迹。知人论世,或许有助于理解他的深邃的思想。】

2017-04-14:
《雅斯贝尔斯》:
第二章,存在、交往、大全与教育。
本章主要介绍了雅斯贝尔斯的哲学思想。作者引用了雅斯贝尔斯在《智慧之路》书中的一段话:“哲学与各门科学的区别在于,无论哪种类型的哲学都无须一致公认的见解,这也是哲学的本质之一。哲学所追寻的确定性(certainty),并非公众意见一致的客观性和科学性,而是一种内在的确定性,它是一个人以其整个存在所参与的。相反,科学总是与特定的对象相关联,对于一切人来说,科学的知识绝不是必不可少的。而哲学则涉及整个存在,它与作为人的人紧密相连,而且它具有一种真理性,一旦这种真理得以显示时,它比任何科学知识都深刻地感动我们”(p41,引自《智慧之路》,1988年版)。【这段引文,对于理解何谓“存在主义哲学”很有启发。或许,与传统哲学追求客观与科学相比,“存在主义”更强调的是:个体的主观存在,以及由于这种存在带来的哲学问题。而这里的所谓“哲学问题”,并不是“精神和存在哪个为先”这样的话题,而是向内,形成一种带有“内省”特征的诠释,以此指导人个体的言论和行动。】
接着,作者分三节,书里介绍了雅斯贝尔斯的哲学观以及在这种哲学观指引下的教育观。
第一节,存在哲学之路。这一节,梳理了雅斯贝尔斯哲学思想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与第一章不同的,这里只涉及“哲学”。主要介绍了在雅氏哲学思想发展过程中几个重要人物:文德尔班、克尔凯郭尔、马克斯·韦伯、李凯尔特、海德格尔、卡西勒等人对雅氏的影响,与雅氏的交往和过节;也介绍了雅氏的几部重要著作:《普通精神病理学》(1913)、《世界观的心理学》(1919)、《大学之理念》(1923)、《哲学》(1932)、《生存哲学》(1938)等。
第二节,存在主义哲学特征。本书作者在这一章里,通过对三个“存在主义哲学”核心概念的介绍来展示“存在主义哲学特征”。
1、“存在”。从本书作者介绍中,大致了解:(1)这一概念源于奥古斯丁的“要认识上帝和人的心灵”,但作为存在的上帝或心灵,即使无法为人们认清,但依旧可以为人们思考。(2)人的存在有四种形式:“此在”、一般意识或意识本身、精神、生存,其中只有“生存”才是“人的真正的存在形式”,而“唯一能达到生存的途径是显示生存,即发现人的各种可能性”,然而,人的生存和自由往往受到限制,“其解决途径在于‘超越存在’的追求可达到无限和完满,而想要超越存在,只有借助非理性的内心体验以及信仰”。(3)人所体验的存在方式有三种:其一,客观存在(being-there),“通过外在客观现实世界的观察所认识到对自己的存在”;其二,自我存在(being-oneself),“一个人的个体存在或意识到我们的自我,我们的矛盾、愿望和期待”;其三,自在存在(being-in-itself),“体验自我存在之后超越世界和认识其他世界的境界”。作者最后总结到:这三种境界,“通俗地说就是认识自我、肯定自我和实现自我”,雅氏的这些观点,奠定了存在主义哲学的基础。
2、“交往”。本书作者告诉我们,“交往理论是雅斯贝尔斯哲学思想的一个重要的内容”,因为在雅氏看来这是“实现人自由地实现自我的一种重要的方式”,因为“在人成为完全人的过程中,交往的实现可以帮助人们去冲破人的原初自我存在这一阻碍人成为完全人发展的阻力”。在雅氏,“交往”成为“判断哲学是否为真哲学”的标准。只有将人引向交往的哲学,才是真哲学。因为在雅氏看来,“只有在交往中,可能的生存才会成为现实性的”,另外,“交往是真理产生的重要条件”“两人相聚,才有真理”。
3、“大全”。本书作者介绍,雅氏认为:“大全本身不是对象,而如何对象都在它之中。‘大全是那始终只在预示……而本身从不成为对象视阈的东西。它本身不显现,而其他一切皆从中像我们显现出来’”。雅氏提出这一概念,“是为了用它来说明存在。在他看来,存在就是那无所不包的大全所代表的那个至大无外的空间”,它是隐匿的,但又能够使一切事物映现,“能给予任何已成为存在的事物以透彻性,它能唤醒我们在现象之中感知真实存在的机能”。本书作者介绍,根据雅氏的理论,“大全”主要形式,其一是“我们自己所是的存在”,可以进一步分解为“此在、一般意识、精神、生存”等四种样式;其二是“存在本身所是”的大全,它进一步可以分为“世界、超越存在”两种样式。大全虽分裂为六种样式,但“理性”的纽带把它们相互联结起来。总之,“存在”,指的是“生活于一定环境中的特殊的人的存在,是人在世界中的存在。”“此在”被生存意志和权力意志驱使,急切地追逐满足和幸福;“一般意识”是主客体分立中的人的意识,它与每个个人意识有区别,是所有个别意识现象中的同一意识,形成认识的普遍有效性;“精神”是知性思维、活动和情感构成的整体,人通过它实现内在本质和世界中的整体性,但这依旧是片面的。因此,“精神”是一个“趋向完成但又永不能完成的整体”,“精神的永不完结的创造性以及人的自我的开放性,而与我们自己所是的存在相对立的就是世界。它既是绝对的他者,又是内在的存在”。世界是多样的,因此,“超越生存”,只有“成为生存的人才能领会”,而“生存”,“乃指那种只有通过自由决定才能是现代人的本然存在。生存的本质不在于存在的现成性,而在于存在的可能性”。
第三节,存在主义人性观与教育。作者告诉我们,雅氏的教育思想有两个来源,其一是是“存在主义哲学”,其二是当时德国兴起的、以狄尔泰、斯普兰格、利特等为代表的“文化教育学”——主张人是一种文化的存在,人类历史是一种文化历史、教育过程是一种历史文化过程。随后,本书作者指出:雅氏,“在教育上,同样把人看做精神的存在,是一个有意识、抽象的人”,因此“教育也应该是精神的教育,通过教育使人成为‘大全’(超越存在)”,也就是他对“什么是教育”的回答——“教育就是使人的心灵从一个境界达到另一个更高的境界”,“教育是人的灵魂的教育,是一种帮助实现自我的手段”。作者从三个方面勾勒了他的教育思想的三个基本观点:“大全哲学与人的全面发展”、“抓住当下的存在主义教育思想”和“爱的教育观”。
【这一部分,对于存在主义哲学的介绍,对于进一步阅读《什么是教育》等雅氏教育专著颇有帮助。同时,也对“存在主义”哲学,有了一点感觉。看来,真正的教育哲学家,首先应该是有自己的哲学理论为支撑,否则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2017-04-21:
《雅斯贝尔斯》:
第三章,教育的本真思索。本章以《什么是教育》一书为基本,介绍了雅斯贝尔斯的教育观。本章谈了四个问题:
1、教育的存在。雅氏认为,教育的力量,就在于可以使人进入世界而不固守个人的一隅。雅氏的教育理念认为:“教育须有信仰,没有信仰就不成其为教育”,这种“信仰”说到底,不是“科学规范精确”等,而是“表达对教育的期望,用以观照教育的现实,为现实教育的发展谋求合理的方向”。关于教育本质。雅氏认为,“教育,不过是人对人的主体间灵肉的交流活动(尤其是老一代对年青一代),包括知识内容的传授、生命内涵的领悟、意志行为的规范、并通过文化传递功能,将文化遗产交给年青一代,使他们自由地生成并启迪其自由天性”,这就意味着要“唤醒团体的历史精神”、“唤醒象征着的生命意识”,让“儿童在日常生活的无拘无束中,通过与类似团体的交流,语言交流方式以及教育者传授人类现实状况,而获得历史性精神和生命意识之流”。因此,“教育即生成”——这是雅氏的教育本质观。由此,在雅氏看来,教育的本质是精神,而不是物质的、物欲的,教育的目的就是要帮助人不断地“自我超越”,而要实现这种“超越”的前提是“人的自由发展”。
2、教育意义。雅氏归纳为三条:其一,促进个人的自由生成;其二,传扬民族精神;其三,国家政治安全。
3、教育误区。雅氏针对自古以来“教育万能”和“教育无用”两种极端认识,指出他们的缺陷在于认为“教育可以改造人”,因此,在学校教育中,往往要求“人去适应学校”而不是“学校去适应人”,最终导致急功近利的教育。这种错位,最终是“教育理想”落空,造成教育的危机。走出危机和误区,雅氏认为关键是要“理性地看待教育价值”,毕竟人的发展具有不确定性,我们既不能过于迷信,也不能忽视教育,“教育的界限不能事先划定,而只能在实际中观察把握”,“教育只能根据人的天分和可能性来促使人的发展,教育不能改变人生而具有的本质”。
4、教育的理想。教育不仅要承担教化的责任,但更重要的是“对个体的培育职责”,因此,教育必须改革,这种改革,要做的是:“走出实用科学的盲目崇拜”、“坚持学校自身的改革”、做好“教育与环境关系的改革”。这个过程中,“教育计划”可以起到“润滑剂”的作用。
【这一章,哲学色彩颇浓,原来他所倡导的“本真”教育,说到底还是要“顺其自然”的教育,是“农夫耕植”式的教育。这些论述,从哲学角度来讲,完全正确,问题在于:教育,是一项行动,而不仅仅是哲学。尽管本书作者力图对“怎么做”作了诠释和讨论,但整体而言,依旧有点云里雾——看来还是需要读原著——《什么是教育》。】

第四章,有效的教育形式。本章讨论主题是“有效的教育形式”。雅氏“所致力追求的教育,是人的一种精神整体的提升,这是通过教育所实现的人与人之间主体平等交流,也是驱逐蒙昧、塑造人格的最有利的形式”,因此,“谁要是把自己单纯地局限于学习和认知上,即便是他的学习能力非常强,那他的灵魂也是匮乏和不健全的”,因而,他对“教育的形式化”——没有精神和灵魂的教育——进行了批判。
本章分为6节,前三节,依旧以《什么是教育》为基础,后三节则以雅氏的《大学之理念》等为基础。
1、教育形式化与表现。主要讨论了雅氏对教育存在的问题的批评,本书作者引用雅氏《什么是教育》一书中对“教育与照料、控制”、“教育与专断、权威”的辨析,对“经院式教育”“师徒式教育”的批评,为我们展现了在雅氏看来需要否定的“教育形式化”到底是什么。
2、教育方式的应然思考。作者告诉我们,雅氏“对于教育及其方式的理解,始终集中在人的发展这一核心问题上”,而最能体现雅氏的理解,并得到其推崇的是“苏格拉底的‘产婆术’”,因为,在雅氏看来,这一方法,具有“师生人格平等”、“注重循循善诱”、“坚持严于律己”,这,完全符合他的思想。
3、儿童教育探讨。作者归纳为两个方面:“顺应儿童本性”和“唤醒灵魂”两个方面。
4、交往思想与大学教学。从书中介绍看,雅氏推崇的大学教学方法,应该是“大学讲座”“研讨”和“教学辩论”。
5、大全思想与学校教育。这与其哲学思想相关联,强调“个性”和“人本”。
6、大师的人格魅力与教学风采。则主要介绍了雅氏的教学实践——特别是大学教学的实践。【如果说前一章谈雅氏的教学哲学的话,那么这一章,似乎讨论的是他的具体操作——也就是前一章的“行动”的问题。章结尾,引用了雅氏对青年学生寄语:“不要追随我,要追随自己”——似乎是“点睛之笔”。可见,与他以主体自由为基础的“本真”教育哲学相适应,在教育形式上,他也是一切以此作为衡量的标准。不过,注意到雅氏主要是在大学执教,因此,这些“教学行动”的本身,基本上属于大学教学——在中小学,似乎还不能直接应用,毕竟,学习起步阶段,“放开”并不是经济和理想的选项。不过,雅氏倡导的以“苏格拉底方法”为蓝本的“教育形式”,已经开始被引进基础教育,这本身是好事,但如何实现在基础教育领域的“服水土”,还有探索的空间。】

第五章,大学教育的真谛。本章依托《大学之理念》,集中介绍了雅氏有关大学的思想。谈了五个问题:
1、大学的使命分析:雅氏认为大学的目标“应该是塑造整全的人,实现一种最宽泛意义上的教育”,因此雅氏认为,大学应该是“由学者和学生组成的,致力于寻求真理之事业的共同体”、是“实现人类基本求知意志的一种法团组织”、是“将以献身科学真理探索和传播为志业的人们联合起来的机构”。
2、大学职能与创新:雅氏基于“自由思维”和苏格拉底方法的四大职能:教学、科研、社会服务、精神塑造。
3、大学之自由精神:雅氏认为“大学还是这样一处,在这里,凭着国家和社会的认可,一段特定的时光被专门腾出来尽最大可能地培养最清晰的自我意识”,因此,雅氏非常重视大学中的“自由精神”。
4、大学的制度化运作:雅氏认为“制度是理念的现实体现,理念则是制度的精神灵魂”,因此,大学的任务,也需要制度的保证,但是,现实生活中,两者难免冲突,所以“大学在多大程度上将理念和转化成具体实在的制度,这决定了它的品质”。
5、大学之大:这一部分,本书作者结合我们大学现在的问题,从“大学与英才”、大学与“国家与社会”、“知识的宇宙与大学的整合”、“大学教师”、“大学学生”等方面做了讨论。
【这一章的内容,涉及高等教育,但处处可以体现出雅氏“本真”“自由”等思想的痕迹,可以看成雅氏教育思想的落实的例证。】

结语,为教育插上理想的翅膀。这一部分,可以视作本书作者对雅氏思想的总结和评论。作者引用雅氏的话:“全部教育的关键在于选择完美的教育内容和尽可能使学生之思不误入歧途,而是导向事物的本源”,指出,这是其教育思想的光彩之处。接着,作者分别从“雅斯贝尔斯教育思想的历史基础”、“学校基本功能的再思考”、“为理想插上翅膀的教育”三个部分作了讨论。
【全书读完,大致了解这位教育哲学家的思想。本书比起《泰勒》那一本,确实不错,但或许是雅斯贝尔斯思想本身的难懂,所以还需要进一步消化。】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于我们

日历

最新评论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7 Laputa Build 70216

Copyright aimin.being.org.cn.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