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除夕,给宁国一位老师的信读郑也夫《更重要的是各尽所长》有感 »

《天骄之殇》笔记

【2017-02-26】
《天骄之殇》1:
读完《谁输在起跑线上》,继续阅读其姐妹篇《天骄之殇》,两书的作者告诉我们,《谁》侧重于基础教育,《天》侧重于高等教育。
“开篇”题为“有个故事这样开头”。讲的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的选拔和举办。在那个年代,这个“选拔”以及由此出现的以宁鉑等为标志的“神童”,在960万土地上引发的轰动,不亚于今天某个网络事件,神童们比现在的“网红”们更有影响力。有多少家长,以“神童”为榜样,相信只要“努力培养”,自己的孩子也会成为“神童”。或许,那句坑害了中国多少孩子的“不要输在起跑线上”,也是受了这个事件的影响。作者告诉我们,在“快出人才、多出人才”的时代氛围和潮流下,这一事件有它的积极意义,它的传播以及带来的后续影响,也是有情可原的,但,事实果真能像人们所期待的那样发展吗?
第一章的标题是“神童无神话”。作者通过追踪宁鉑、谢彦波等第一批“神童”们三十多年来的人生轨迹,遗憾的告诉我们:神童的大多数,并没有取得人们预期的成效。他们中的“成功者”的比重,并没有比“非神童”高多少。相反,由于“拔苗助长”式的培养,造成他们“智商”与“情商”之间的不平衡,特别是思维方式与“社会能力”的缺失,再加上人才培养、管理、使用上的“急功近利”以及不“以人为本”的做法,扼杀了这些被人看好的“人才”。宁鉑,经过一番折腾,终于成了出家人;谢彦波,被看好的“诺奖得主”,终因种种原因,成为一名普通的大学教师;……作者对这些曾经的“神童”进行了深入的采访,当问及:若可以重新选择,还愿不愿意就读“神童班”时,回答是惊人的一致:不愿意!印象颇深的是作者对宁鉑采访时,谈及当今的教育问题的根子时,宁鉑说:“当整个社会导向趋利时,教育也不可能独善其身,应试教育其实也就是社会利益导向的体现。什么东西容易出政绩、学生分数高,学校就去追求什么。老师教出一个高尚的学生,要等学生盖棺定论才算数,但分数高低,却是马上就见分晓。”——“利益导向功利”,教育,自然也就很难脱身,这,似乎是中国教育许多问题的根子所在。第一章的第三节,逝引用专家面对社会质疑进行的回应,归纳为三点:其一,“尽管当年创建少年班出于形势需要,但由于建制匆忙,既缺乏外部成功范例的借鉴,又没有及时、科学地总结自身经验教训,因而开班30多年仍未形成必要的理论支撑,导致一度在全国范围内,出现少年班一窝蜂上、一窝蜂下的现象,对本就紧缺的教育资源造成浪费。”其二,“从入学考试到教学内容、模式,均未脱离应试教育的窠臼,无法实现有针对性的个性化教育。而所谓的天才儿童,大部分都是‘偏才’,极少有‘全才’,他们的早熟一般仅仅表现在某些领域的某些方面。而为了应付各种标准化考试,神童们不得不付出数倍于其他正常年龄同学的努力,从而导致部分心智发展不全的孩子一旦遇到挫折,很容易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其三,“培养目标过于急功近利,有违教育精神与本质。”——很有同感!“神童班”的失败,让我们看到的是“违背教育规律”必然造成的恶果。在第一章的结尾,作者引用著名演讲家、教育家,英国华威大学教授肯·罗宾逊的话:“所有的孩子都是天才,只是被我们扼杀了他们的才能。创造力和知识在教育上同等重要,我们应该同等对待……是我们的教育让我们丧失了创造力……”——振聋发聩!

【2017-03-02】
★读书:《天骄之殇》2:
第二章与书名相同:“天骄之殇”。
讲了三个故事。第一个是关于马加爵的故事,第二个是关于药家鑫的故事。这两个故事的“知名度”颇高。它们的共同点都是:高材生、内向,但却杀了人,并都偿了命。作者的视角,在于引导人们关注这两个事件背后,我们教育存在的问题。但是,似乎依旧是“提问”,但没有结论。
第三个故事,讲的是“女大学生当陪酒女”赚钱的故事。作者以三个姑娘的故事为主线,写出了人们所不太清楚的背后的辛酸故事。这三个姑娘的家境,正好处于“富有”“工薪”“贫穷”三种类型。但是,在大学期间,却先后走上了这条路。作者特别讲述了其中一位出身贫穷的姑娘。在刚上大学时,她想“干干净净”的挣钱,可是,却累死累活,依旧捉襟见肘。在其他两位的怂恿下,走上了这条路,2-3年时间居然攒到几十万。但令人不解的是:她放弃保研而回家乡执教,并为学校捐款50万改善校舍,而她自己却因胃癌而英年早逝。
这个故事令人唏嘘,这位姑娘的行为,令人尊敬,但有点不明白的是:作者把这个故事,与马加爵、药家鑫放在一起,究竟想告诉我们什么?或许,作者是想告诉我们:这三位,应该都是“天之骄子”,可是却由于各种原因而夭折了——但,这又能说明什么呢?很明显,这三位的结果,并不是学校的责任,也并不完全是教育的责任——那么,又错在哪里了呢?

【2017-03-06】
《天骄之殇》3:
第三章题为:“‘象牙塔’里的‘浮世绘’”。笔触转向大学内部,三个小节。
第一节以“轰动中国的‘万言帖’”为题,围绕着这位武汉大学吴姓学生的“万言帖”展开,这是一位尚有点正义感的武汉大学毕业生,从“万言帖”中,我们看到的是:那些经过“应试”的激烈竞争,侥幸通过“独木桥”进入“高校”的佼佼者们,在大学里,又是怎样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这位吴姓同学,抱着“为中华之崛起”的抱负,曾经担任过学校的团干部,又曾保研,但他放弃了这些,先是下海,从事“实业救国”,在事业顶峰期,毅然辞职到一个偏远小山村执教私塾,以实现其“教育救国”梦想。这篇长文,展示的是大学的莘莘学子们的“浮世绘”。
第二节以“一起高校命案的‘罗生门’”为题,以曾轰动一时的合肥工业大学团委副书记陈刚自杀身亡的案件,让我们看到的是另一个“浮世绘”:陈刚,本想“以死抗谏”,但身后却依旧争议不断。不管对陈刚这个人、他的言行如何评价,这个例子,让我们看到了“行政化”“官场化”等背景下,高校在人事方面的弊端以及对“人才”的制约。高校本身也是一个未能免俗的“社会”。
第三节以“‘象牙塔’里的贪官与‘剽客’”为题,集中揭露了在“反腐”中落马的高校的官员、学术不端的教授专家——人数不少,触目惊心。当这些掌握有“话语权”的“专家”“教授”等,也已经腐败堕落如此,那么,中国的大学,又有何出路呢?——看来,积重难返的中国教育,不仅仅是中小学,大学亦是如此……本书给我们描绘了一幅多么可怕的图景呀,依旧要问:出路何在?


【2017-03-09】
《天骄之殇》4:
第四章题为:“后高考时代的状元们”。笔触依旧直指大学。通过几个典型故事,对那些因为有某地“高考状元”头衔进入国内顶级高校的学生,走出大学后的表现,进行了讨论。
第一个故事,是一个曾经轰动的网络新闻:一个具有“双博士学位”的女生,由于“除了学习什么都不会”,最终流落街头,被美国警察当局遣返。
第二个故事,从当年曾轰动一时的北大清华“争状元”的故事引出,由于多种原因,高校在“抢生源”上的无奈,当人们为此扼腕的时候,作者进一步讲了陆步轩这位北大学子“卖猪肉”的故事,引发人们思考:这些“高考状元”“名牌大学毕业生”去“卖猪肉”,究竟值不值?
第三个故事则是央视名嘴芮成钢的故事。这也是一位“状元”,而且确实“混”的很不错,但终究,在其事业的巅峰时,“聪明反被聪明误”,终于陨落——接受审查至今下落不明。
【不知道作者将这些故事集中在这里想要说明的是什么,而这几个故事本身,也不是“意见一致”的,例如:对“女博士”的故事,有人指出报道者不懂美国的社会,这个报道本身就漏洞百出;又如:关于陆步轩的故事,作者也真实记录了他与老校长对话时的真实想法;……作者的观点,似乎在文章中已经点到:出状元,难道不是教育的成果?但为什么成了状元却没有能按照人们的预期成长?对此,作者似乎没有答案。但不管怎样,如何判断是不是“状元”、能不能让“状元”不辜负人们的期望,这才是我们应该关注和考虑的。】

【2017-03-10】
《天骄之殇》5:
第五章题为:“被异化的学历能量”。
从这几章看,作者的思路很清晰:神童班的失败、身为大学生却违法犯罪、象牙塔里不太平、走出象牙塔又未能成才——中国大学教育的失败,已成定局。这一章,矛头指向了另外一条“副线”——作为大学教育证明的“文凭”。
本章从贪官刘铁男的落马谈起,又以方舟子揭露唐骏学历作假的事实印证,揭露了一批“官员”“名人”通过这种不当手段博取高学历的丑事。
本章的第三节,则将笔触直指“EMBA”的乱象。这个本来是为了培养“高级工商管理人才”的办学模式,每分钟18元的收费令人乍舌,但却演变成了官员、名人凃金、贿赂甚至于找“小三”的场所——真是始料未及。
本章的第四节的题目是“‘悲惨的博士后’与‘最牛的博士’”,对高等教育的乱象作了深度的讨论。
作者的矛头指向了开始于上一世纪末的“扩招”!作者指出:盲目地“扩招”,使大学变成了“学历工厂”——甚至于当年提出“扩招”建议的专家也明确指出,他所提出的“扩招”不是这样“大规模”“急促”的扩招,而是要逐步扩大,但实际执行却并没有按照预设的推进,由此,造成了一系列的问题。
本书归纳为:“造成了大学生的就业难”、“造成大学师资力量捉襟见肘,“揠苗助长”成为应急措施”、“官员博导鸠占鹊巢南郭先生滥竽充数”、“大学教育‘同质化’、‘热门化’,学生选择专业‘功利化’”等,使人力、物力浪费严重。
问题还不仅在此,作者指出:“同样一张文凭,拿在王益、刘铁男、王立军等人的手里,可以飞黄腾达、加官进爵;拿在富商、明星手里可以‘混圈子’、‘塑金身’;而拿在那些吃过‘十年寒窗苦’、拼过高考‘独木桥’、靠着全家人的血汗钱熬得硕士、博士学位的普通学子手里,一朝就业宛若一再贬值的纸币。这样的比照,不只是影响高等教育的声誉,更让我们的社会公平性受到严峻挑战与质疑。”——此论振聋发聩!
本章的最后,作者在“后记”中这样写道:“从‘打工皇帝’唐骏的落幕到EMBA的兴起,自21世纪初,在我国‘正统’高等教育体系之外,已逐渐形成一条与之平行的学历教育副线。这本来是值得称道的高教新格局,但值得注意的是,在不长的时间里,这条副线迅速聚集了中国上流社会的部分精英——位高权重的高官、身价过亿的巨富、大红大紫的明星。他们于高档娱乐、联谊之间,构建一种在‘圈学’基础上的新生产力逻辑,以‘同学之道’改造‘大学之道’,以金钱地位打破‘科考’陈规,悄然冲击、‘打劫’了我国现有本属于大众共有的教育资源。”“究竟这种‘改造’、‘冲击’、‘打劫’是福是祸?尚不得而知。我们不妨暂且套用万能的自然法则——‘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来等待历史揭晓答案。还是那句话,治好了和尚的歪嘴,念出来的自然是‘正经’。”
【尽管,作为本章第四节的“后记”,这段文字显然是针对“被异化的学历”即“文凭”而言的,但本身似乎也涉及到了中国教育重重困境的“源头”。对于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的“扩招”,作者观点与我很是相近:扩招本身是需要的,但其方向、路径和做法,出现了严重偏差。因此,把这次“扩招”以及随后的“课改”视作中国教育乱象之源,并不准确。不是“扩招”“课改”的方向有问题,而是在推进这两项改革措施的进程中,受到了意想不到的干扰和破坏,以至于这两项措施“负面效应”被极度扩大,才形成了当前教育的乱象。在这背后,不是别的,恰恰是多少年来那种“一刀切”“一锅端”“一阵风”运动模式和政绩思维惹的祸。而这所造成的问题,岂止教育界!说到底,还是要真正恢复实事求是,一切按规律办事的正道上来。】

【2017-03-14】
《天骄之殇》6:
第六章题为:“战而论道:高校精英中国梦”。
这部分介绍了近二十年来在高校改革中崭露头角的三位改革家——刘道玉与武汉大学、朱清时与南方科技大学、杨福家与宁波诺丁汉大学。作者通过“对话”“描述”等,大致复原了这三位改革家的故事,他们的成败得失、喜怒哀乐。许多故事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三位改革家的结果却不同,前两位都未能“如愿以偿”,只有杨福家的“宁诺”直到现在还是蒸蒸日上。
本章的最后一节,对此进行了分析。作者指出:三剑客的“个人出身与社会背景”有共同之处,他们采取的策略却有同有异:刘道玉使的“独孤求败”剑法单打独斗;朱清时与杨福清前期也试过刘道玉所剑法,“败走麦城”后不约而同地改用“国拳”太极——“借力打力”,不同的只是两位所借之“力”不同。前者“借东风”,倚仗的是深圳市政府;后者“借西风”,倚仗的是世界名校——英国诺丁汉大学。在行事谋略上,刘道玉自一开始就高歌挺进、锋芒毕露;朱清时虽较前者多些弹性,但同样少了些政治家的隐忍,遇事耍“科学家脾气”,守死理、不撞南墙不回头;唯有杨福家,自打宁波起事,凡事“有所取,有所不取”。政治上谨守底线、不碰“天线”,策略上“以柔克刚、以退为进”,虽也少不了“跑步进京”、高调游说,但留给人的整体印象却不失谦恭低调、务实求新。
由此,他与“宁诺”在较短的时间内,便获得了最大的治校自主权和众多改革同盟者。作者在分析三位的得失后得出一些近乎诡异的结论:中国的高教改革,必须在权力大于教育部的国家领导人支持下方能成事;必须有政治上下通达,西方学术界公认的国际型“洋校长”担纲;必须有西方先进教育理念、教育质量的认证,方能“出口转内销”、立世正名;必须由民营大学率先完成……。作者感叹道:以上各条最好条条到位,少一条就有可能事倍功半这些看似有些荒唐、苛刻的游戏规则,却也颇具“特色”、显现国情。可“三剑客”的不同宿命又让人想不通:为什么会是这样?假如以上规则竟成定理,中国教育改革这场世纪大戏又该如何唱好?
【其实,这里说的,何止是“大学改革”,整个教育改革都受到这种“掌握话筒者”的制约。“去行政化”“教授治教”等等,在我们这些局外人看来,似乎都不是问题,可是,就是推不下去。其实说到底,主要是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官本位”的传统下“既得利益者”的干扰和压制;一方面,则是主政者缺少“制度”“文化”“政治”的自信,害怕一旦放手,就会不可收拾。看来这又是一个无法解开的“扣”!】

【2017-03-17】
《天骄之殇》7:
第七章题为:“坐而论道:敢问路在何方”。这一章的标题“坐而论道”与前一章“战而论道”相呼应,如果说前一章是三位“改革实践家”的故事,这一章介绍的是三位“改革思想家”的故事。
本章一开头,作者写了这么一段话:“中国的教育理论家兵分三路——‘海、陆、空’。‘海军’者为海归学人,多半言必‘人家国外’,神聊‘西方发达国家’,不分精华糟粕,不顾国情民意,唯‘西学’马首是瞻;‘空军’者多半既无专业学养,更无教育实践,仅凭空想主义的热情和批判主义妄想,否定过往而罔顾未来,以‘抓眼球’为己任;唯‘陆军’者,诸君从教多年,对体制内的诸多弊端感同身受,愤而抽丝剥茧、身体力行,从内部攻克堡垒,致力创建教育新秩序。”——这段话说得真精彩,三个字概括了中国教育研究人的基本特征。
接着,作者分别介绍了三位“出镜率”较高的人物:熊丙奇、潘际銮、朱永新。记述的都是作者与三位的谈话记录和些许他们的事迹。摘录了一些他们的语录吧。
熊丙奇:“对于我国教育来说,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如果看见几个国外教育当局来借鉴我国的教育、学术计划,便以此论证我国目前行政管理、治校的合理性,忽视学习国外教育管理、办学制度,势必会影响我国的教改进程。”
潘际銮——这位西南联大的毕业生,回顾了他亲身经历的西南联大的办学,总结道:西南联大的成功,在当今是不可复制的。西南联大的成功,得益于“特殊的历史背景”、“宽严并济、自由创新的精神”、“有自由、民主、宽松的学习环境”。而当今的大学存在三个“偏差”:“把政治体制搞到教育体制里去了”、“整个教育制度还深陷在计划经济的窠臼里”以及“国家对高校人才的评价体系出了偏差”——针锋相对,西南联大再好,也已经风光不再。
朱永新:当今的教育似乎出现了“集体失望”。一方面,大家对教育很不满意,批评、抨击、抱怨;另一方面,大家对教育又茫然、不知所措。这种对教育失去信心的情形,是非常可怕的现象。其实,尽管我们的教育还有许多不尽人意之处,但这些年来中国教育的成就是举世瞩目的。我们教育的问题,主要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公平,一个是质量。中国人历来有不患寡而患不均的传统,整个中国教育最关键的难点,我认为是公平。(质量问题)表面上是一个人才培养模式的问题,即如何教、如何学?背后其实是一个体制问题,即如何让教育家办学。世界各高等教育发达国家的大学都有以科层制为基础的行政管理,这是大学规模增大后的结果。但当前我国大学的行政化的真正所指,根本不是科层化或过度科层化,而是严重的官本位或官僚化。出路在于:让教育回归本质。首先,要解放思想,重新认识我们的教育;其次,……我们的大学应该成为一个吸纳社会精英、优秀人才的聚集地。而有了大师才会有思想,才会有不同思想、不同观点、不同学派的碰撞。因此,让社会精英、一流人才能到大学里面来工作,是保证大学品质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
【确实,这三位大名鼎鼎的“教育评论者”,指出了大学为何办不出“一流”的正症结所在,其实何止大学,中小学也存在着类似的情况。我们一直说要实事求是,尊重规律,但恰恰在具体行动上就忘记了。一直在想的问题是:其实从上到下,何尝不清楚这一“规律”呢,只是,既然知道,为何不行呢?“战而论道”者,伤痕累累;“坐而论道”者,看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全书读完,作者以大学为切入口,剑指整个中国教育。无论是《谁输在起跑线上》上,还是《天骄之殇》,读完,有一种压抑感!中国的教育,究竟怎么啦?难道真的如书中所言,不是“输”就是“殇”,那还有什么奔头呢——哀莫大于心死,看不到出路,才是最为可怕的。问题在于: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两本书,似乎点到,又似乎没有点透——或许,连作者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有趣的是:当PISA成功,全球似乎“发现中国教育”的时候,我们真的如书中所言,如此不堪?看来,确实是需要来一个彻底的反思了。】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于我们

日历

最新评论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7 Laputa Build 70216

Copyright aimin.being.org.cn.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