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历史……《天骄之殇》笔记 »

2017除夕,给宁国一位老师的信

【2017-01-27】
★给安徽宁国县一位中学教师的信:
新年好!20日那天就看到你的留言,本想马上回应的,但正好临时有事,耽搁了。接着几天,临近春节,事情一多,就拖下来了,望见谅。大年夜,妻正在厨房忙碌,我倒是闲下来了。按链接,读了你的文章,不错,对一个曾经在宁国、在霞西生活过、工作过的人,有点感动。其实,我在宁国霞西的时间不算太长:1976年7月16日正式“进山”(这是我们当时的说法),到1978年5月10日左右考进大学正式离开,满打满算,大约22个月。虽然时间不长,但对于我来讲,却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因为,我人生的转折点,就是在这22个月里实现的。这几天,我们大学的的同学,正在筹建“我们的1977”纪念活动,要求我们提供有关史料,在整理时,发现了几件当时的物件:四张照片,摄于当时在霞西一个水库旁边,我们当时比较要好的5个“小青工”留下的合影。除了我以外,其中还有一位,毛文波,和我一起参加高考,第一次未能如愿,第二次,也就是1978年考入了复旦大学数学系,毕业后,分配到海军司令部,后来去了英国留学,现在是“密码专家”。还有一份,是当年我离开宁国时,由宁国林业局开具的“路条”——当时是严格的计划经济,即使是我自己的家具,带出宁国,也必须有“路条”,否则就会被没收。可见,在那个年代,流动,也不容易。你问我:在联合厂期间的职务,我想,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小青工,担任过的最高“职务”,就是“供应基建科团支部”的临时召集人(在我的回忆中提到过)。不过那个年代也很特别:作为一个非党人士,我曾经列席过“厂党委会议”,当然也仅一次——但也已经够奇葩的了。关于“联合厂”,我也过一些回忆文字,在我的“新浪博客”和“静思随想”中。因为“新浪博客”几乎等于公开,所以,发上去时,都会字斟句酌一番。“静思随想”主要是我们几位好友之间的,相对随便一些。你能猜得出:四张照片中哪个是我吗?透露一点:我只在两张照片中有。只在三人照、四人照中。关于联合厂的回忆文章,我贴在这里,你看起来也方便一些。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于我们

日历

最新评论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7 Laputa Build 70216

Copyright aimin.being.org.cn.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