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育与隐教育》笔记读《中外文摘》2017年第3期:《言论不自由的美国教师》 »

《教育是怎样变得危险起来的》读书笔记

《教育是怎样变得危险起来的》读书笔记

(汪丁丁著,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2012年4月版)

2017-02-04
【尽管20多年前曾十分痴迷于“教育经济学”,然而,除了厉以宁的《教育经济学》、邱渊的《教育经济学》以及当时由“全国教育经济学会”编的《教育经济学概论》以及一些“论文”“研究报告”之外,还真的没有好好读过经济学家们从“经济视角”对教育进行研究的文献呢。汪丁丁是著名的经济学家,这本有关教育的随笔,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入住”我的书橱,虽然也偶尔翻阅其中某些章节,但系统完整的阅读,还是第一次。】
今天读的是“序言”和第一、二部分。序言以《普通人写给普通人的序言》为题,第一部分以《转型期的中国教育》为题,第二部分以《跨学科教育》为题。题目已经呈现了主要内容。重头戏,应该是“第一部分”,“第二部分”主要是作者的一次很重要的教学实验。
读后,主要的收获有:
1、日常生活的维度:物质生活、社会秩序、精神生活(序言1)。“生活技能传授以应付物质生活问题,核心价值的确立以应付社会生活问题,批判性思考能力的培养以应付精神生活问题。”(p57)尽管“知识”会分成不同的学科门类,但是“生活问题及其求解,只要是真实且重要的,从来不会囿于任何一门学科”(p57)。
2、中国正处在“转型期”。许多问题,是因为“转型”本身带来的变动引起的,这一点与西方国家已经进入“稳态社会”所面临的情况,是不一样的。两者的差异,主要还是“制度”。“好的制度使生活趋于平淡,而坏的制度激发于我们改造社会的努力。”(序言3)“市场”的特征之一是“选择太多”,由此,会引发“消费主义”,成为固疾。例如:市场化强调“图生活之方便”,然而,人们很少去想“为什么要追求方便”、“方便的代价是什么?”——作者认为我们的教育是失败的,是“因为我们的孩子,至少他们的绝大多数,从小就学会了寻求方便,而不是寻求不方便”,其渊源,可以追溯到多少年前的“急功近利”的教育方针上。(序4)
3、教育之难,难在一个难题:你到底需要培养一个“按东方标准道德高尚的人”,还是一个“按西方标准有实力打败别人而生存的人”!(p4)“当整个社会被嵌入一个以人与人之间激烈竞争为最显著特征的市场之内的时候,教育迅速地从旨在使每个人的内在禀赋在一套核心价值观的指引下得到充分发展的过程蜕变为一个旨在赋予每个人最适合于社会竞争的外在特征的过程。”(p7)作者以学生个人与家长的关系为例,以“投资回报”这一“市场理性人”假设为依据进行了讨论。结论是:无论是学校的校长教师,还是学生本人——总之,“教育的参与者”,都不喜欢“应试教育”但又不得不接受并参与其中。更为深沉的问题是:大家为什么不愿意打破这种状态呢?作者用“挪拉出走以后”和“明知‘温水煮青蛙’但青蛙们依旧拼力跳进去却不想齐心合力颠覆这口大锅”的隐喻做了解释。这里有两个问题:其一是“社会偏见”的结果——因为若不按社会的轨道另搞一套的代价,未必是人人能承受的;其二是只要“资源稀缺性”依旧存在,那么“竞争”不可避免,“优胜劣汰”的最终结果,还是会回到先前的状态上。出路何在?作者给出了药方,但是很悲观:“只有社会的创造力被基于每个人外在特征而不是内在禀赋的市场竞争最终扼杀之前,由市场竞争所产生的物质生活的丰裕程度足以让每个孩子有机会以美学态度审视自己的人生并坚持不让他们的孩子再忍受任何基于外在特征而不是内在禀赋的资源分配方式,只有在那一时期,人类才有可能走出自己的困境。”(p12)要做到这一点,应该实现“市场能够最终从大规模制造和标准化的竞争演化为量身定制和个性化的竞争”,从而实现“自由人的自由联合”(p12)。
4、改革官僚化的教育制度。“西方式官僚的冷漠无情”与“东方式官僚的营私舞弊”的同时出现,而且要我们来承受,由此,带来的压力,困扰整个教育以及参与者。走出这一困境的对策有:造就能够让教育资源能够充分流动的局面、促进以人为核心的教育资源充分流动、让学校向社区负责、每个学区产生“学监”(p22)。
5、弥补传统教育的空缺。这一教育,应该承担对孩子进行教育的家长本身,问题是他们处在“现代性问题”的纠缠“事业为上”还是“义务至上”而“两难”。
6、处于转型期的中国教育的最大问题是教育要有“纲领”。因为,“稳态社会”,教育主要是“价值观的灌输”“个体需要技能的培养”,而转型期的教育,恰恰由于第一方面无法实施,带来教育的失败。作者认为,根据这一特点,我们不应参照“稳态社会”,而是应该参照成功渡过“转型期”的社会的经验来设计。在价值观方面,作者提出了三条:其一,对生命价值的启蒙;其二,对不同价值观及其生活方式的宽容;其三,以严肃的态度对待人类遗忘的全部知识并力求超越。
7、遵循教育发生学的规律。作者指出:教育的原初形态,起源于胎儿发育的第16周,因为此时已经能感受母亲身体状况的变化,开始于初生儿对母亲的观察和模仿,聚焦于“有机体对生存环境的探索活动——好奇心”。因此,母亲/家庭,是教育的原初、起始,它是“生物性”和“社会性”的中介。(p30)至于“基础教育”“高等教育”都是因为“规模收益”“扩展秩序”等需要而发展起来的。
8、经济学上的“俱乐部物品”与“教育均衡”和“择校”。“教育效果不可计量性”,引出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作者指出:在“稳态社会”,人们可以通过长期的观察和积累形成“信誉”来认定,而“转型社会”则不行,一般只能依靠“专家和专家之间的竞争关系呈现出真理”——也就是说:“用脚投票”不可避免。
9、“教育是怎样变得危险起来的”,作者的结论是“应试教育与迅速官僚化的教育管理体制相结合”。因为,作者认为:教育,从场所看,家庭、学校、社会;从内在特征看,模仿(横向学习)、自修(独立探索)、灌输(纵向学习)。(p39)在“转型期”内,“转型”令人无所适从,但孩子的成长,又令他必然要关注“与它息息相关的问题并由此学会适应环境”,两者的同时存在,必然出现教育的缺失,而这种缺失,可能转嫁到下一阶段,但效果很差,真正的危险,源于此,其根源,还是基于“科举”的应试教育传统,以及“迅速官僚化的管理体制”。
10、跨学科教学实验:这是作者的一项实验,所要针对的是近百年来中国教育的失败。这个失败是相对于“稳态社会”而言的。“跨学科”的目的,在于让学生亲身参与“知识生产的全过程”。作者给出了实验班的课程大纲等。
11、要学会提出问题。“问题”必须满足三大条件:针对同一个问题必须存在至少两个同等有力却相互冲突的原则;必须是“你”的问题;必须在学术传统中有意义。
12、教育的生产功能的转型:“从面向标准化的生产过程转型为面向个性化的生产过程。”(p75)。
【这一部分的阅读,对于解答我多年思考的问题很有帮助。所以,“跳出教育看教育”才是真正认清教育问题的本质,也才有可能找出解决的药方。不过,汪丁丁的药方有点悲观。许多人“言必称西方”,中国的许多问题——不管是成功的还是失误的——人们都习惯于用西方标准来评判,这看来是有问题的。找出中西方的差异,参照而不照搬,或许才是正道。特别注意到汪丁丁他们的“跨学科实验”、“教育要转向个性化”等的观点,许多现在已经开始变成现实了。】

【2017-02-05】
今天读的是“早期教育”部分,值得关注的“点”有:
1、从脑的发展看“早期教育”:关于人脑的研究,虽然进展较慢,但也有一些十分重要的发展,作者引进了“社会脑”的概念,指出:自闭症,常常是因为在儿童“社会脑”发展的关键时期,被耽搁的结果。作者告诉我们:“社会脑”的特征在于“符号能力”,而“符号能力”的开发则需要左右脑的同时激活,而且,“右脑——情感和道德,左脑——语言和逻辑。而且不要忽略顺序,先有情感,后有道德;先有语言,后有逻辑”(p84)。在这个过程中,“直觉”的培养很重要。根据作者对“人类胚胎发育与脑科学研究支持的直觉教育”,作者罗列了西方对早期教育五个阶段的“共识”:“胎教的内容以听古典音乐和与母亲对话为主”;“新生儿教育的内容以身体和眼睛的动作相互协调为主”;“男孩在3岁以前、女孩在两岁以前以模仿母亲和其他成年人的行为的同时学习母语”;“3岁至5岁主要内容是在儿童可感的母亲的关注范围以内与其他儿童的交往、观察和模仿、色彩与绘画、真实物体与几何图形的关系、行为的教养、符号文字的识别和使用”;“5岁至7岁,以洒扫、应对、进退为主”(p91-92)。作者特别强调:“被暴露”于双语环境下的儿童,长大后的情感会有问题。(p92)。至于“听、嗅、味、触、视”五种感觉的发展,作者告诉我们,由于“儿童的注意力指向何处,是他们主动选择的结果”,因此,对这些“感觉”的培养,也应该注意。作者介绍的这个顺序,首先是“听觉”(特别是母亲的心跳声,是幼儿最初发展的的感觉),随后是“嗅觉和味觉”,再后则是“触觉”,最后才是“视觉”。(p95)。
2、从知识的分类看“早期教育”:作者告诉我们,80年代以来,人们把知识分为“暖的知识”(与场景记忆联系在一起,是“历史感”的基础)、“冷的知识”(与语义记忆联系在一起,使行为主体之间有可能建立行为的联系)、隐秘知识(与内隐记忆联系在一起,与基因表达方式相近,有“具身性”)(p85)。作者告诉我们,“暖的知识”是直接与“素养”联系在一起,是“教养”的核心和基础,它有赖于“亲子教育”,一般在3-5岁阶段最好,否则,“窗口关闭”就很难养成,而且,“母亲的参与”也十分重要。
3、“教育”“教养”与“贵族”:作者指出,“贵族”并不是富有或者出身门第,而是一种“特殊的精神气质”,作者引用亚里士多德的看法,指出这种“特殊的气质”就是“对任何行为的各种极端情形保持着足够远的距离”,也就是“‘合宜’——在每一情境内保持最恰当的举止、态度、情感”。这种气质,源于“教养”,是“正义感与仁慈感按照特定比例混合所得”。作者告诉我们,“教养与传授知识几乎无关”,“两种人类的情感——正义感和仁慈感”形成的最佳时期是3-7岁,最迟不晚于10岁。(p88-90)
【这一部分,感到很是新奇:一个经济学家,居然对“早期教育”有如此深刻的见解,很不容易。或许,正如他自己在一开始就说的:按照经济学原理,人脑每天要消耗四分之一的能量,却只了解它5%的功能,这严重的不对称,或许蕴含着很多秘密。很赞同作者对早期教育的许多主张。想起了最近一直备受争议的“不要输在起跑线上”的命题。其实,“起跑线”是客观存在的,这句话说的是实情。这里关键,其实还是“输”什么的问题。如果仅仅以“学业成就”或者仅仅是在“记忆”“模仿”等低层次上“超越同龄人”作为标准的话,这句话是没有道理的。但是,若以儿童自主发展的能力和实力看,这,确实有一个“输”的问题。以此为标准,现在的许多做法,早就输了。】

【2017-02-09】
今天读的是“知识与灵魂”部分,有八篇随笔。作者作为这一步提示的一段话,很能概括想要告诉我们的意思:“教育失败,造就了一批又一批的无病呻吟的青年人,由于缺乏思想史的视角,书本知识与现实世界之间的关系,在他们那里成为严重的问题。于是毕业后,他们喜欢读的书和他们的言论,我的观察,形成两个极端类型:极端地现实的青年人,极度地批判现实的青年人。这两个极端类型的青年人,其实都不愿意在毕业之后的社会生活中继续思考。因为思考很累,而且毫无希望。我称之为‘思想的失败’。”【这段文字实在精彩,点出了当今“教育失败”的本质!在这一部分的八篇随笔中,篇幅最大的是作者撰写的对蓝德的小说《源泉》的读后感和评论,这,在一个经济学家的笔下,确实也不多见。作者对小说的评价,侧重于揭示小说对人性的分析和评价,在第111-113页所引用的那一大段,更是精彩!激发起把这本小说找来读一下的愿望。】
这一部分还值得注意的有:
1、“消费主义时代的情感”问题,作者指出,市场,作为物质生活的基本方式,古已有之,只是,它是“潜入在社会之内”,被“社会主流价值观和社会生活”所约束和规范的,但,现代社会,它成了“占据主导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消费主义”就是它的行为特征。其特点是“我们不再记得有必要思考生活的意义,只要求生活的方便,凡不能带来方便的事物,我们一律抛弃,犹如它们毫无价值”,“人人追求以更小的努力获取更大的方便”,成为其社会基础,“效率,追求效率,不如此就难以生存。为了生存得更方便而参与物竞天择的生存竞争”。由此,“爱”等“真情实感”就显得落伍了。作者提到:“只在远离任何一种极端状态时,才有内在的宁静。所以,极端追求效率的改善或极端追求伦理的改善,都会瓦解内在的宁静”。从行文看,作者是悲观的。【作为补充,读到今年第三期《中外文摘》的一篇文章《美国:赡养父母就是减税》,文中介绍了,美国出台了一系列政策,鼓励子女赡养父母,这在具有“子女一旦长大成人就离开父母独立生活,到晚年老夫妻相依为命或到养老院由护理人员照顾”传统的美国,这种做法的初衷,不难理解。但联系本书作者提到的“消费主义时代的情感问题”,倒是值得令人回味的。】
2、“一个人的成长,不是一个人的成长而是一群人的成长”。对这段有点拗口且富有哲理的话,作者没有展开。
3、关于“知识的种类”和“学术作品的质量”。作者告诉我们,知识有三种:物性知识、人性知识和批判性思考;一流的学术作品必须具备“学院派的技巧”和“作品本身的灵魂”。前者主要是“数理逻辑能力”与“专业表达能力”,后者可以定义为“旨在凸显被感受到具有重要性的问题意识”。二流的作品,空有“学院派的技巧”;三流的作品,两者都没有。
4、关于“对话”及思想的产生:作者对“历史”(一系列的偶然事件)、“传统”(偶然事件在我们头脑里形成的偏见)、“偏见”(节省认知成本的规则)三个概念作了界定以后,指出“在对话的传统中,任何理解之前先有表达,任何表达之前先有关于重要性的感受。”所以,作者的态度是“不可说的,必须沉默。没有感受,就要有沉默,否则就是不认真。”作者在对哈贝马斯的“社会交往理论”中的“对话伦理”做了简单介绍后,指出:“‘对话’与‘辩证法’,有同样的古希腊文词根,意思是‘列举’”,这是因为“没有一个人能够洞察事物的整体,于是只能通过‘盲人摸象’的途径,我们全体分享真相。……所以,平等的互相倾听,不是为他人而是为你自己的利益”。
【这一部分,看起来有点累,但是切中时弊,发人深省。】

【2017-02-10】
本书的最后一部分,总标题为“知识过程与人生体悟”,收录了作者的三篇“访谈录”。其中最长的一篇是作者与叶航的对谈,足足有十多页,比较全面的回顾了作者的人生与学术经历,作者反复强调的看法是“人生体悟与知识过程是纠缠在一起的”。在这里,作者强调的是“知识的过程”而不是“静态的知识”,而人生,常常是与偶然性紧密相连的。作者总结自己的学术渊源,在于学习马克思形成的“刨根问底”的精神与学“数学”养成的根据直觉亲自证明的习惯。这些,对了解这位学者是颇有帮助的。阅读这部分内容,有一个思想值得关注,这就是作者对于“最优控制原理”在社会科学领域应用的批评。作者认为,这个理论的一个缺陷是:“任何‘最优’的控制,必须假定已有了一个‘目标函数’,所谓‘最优’的控制是相对于那个‘目标’而言的最优。”问题在于:社会科学领域,假定有这么一个“目标”的话,那么要问的是:谁来定这个目标?这,就完全有可能成为一种对人的剥夺和控制。因此,“只有把社会目标当做社会各个群体相互之间的博弈的结果,才存在这类‘目标’,但我们知道,这样博弈得到的‘目标函数’,不能够满足通常所要求的理性自洽性,它往往是自相矛盾的。”【读完全书,深为这位睿智的经济学家、哲学家的深邃见解所打动。诚如我开始所言,本书基于经济学观点对教育问题的讨论,确实让我们明白了许多问题。】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于我们

日历

最新评论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7 Laputa Build 70216

Copyright aimin.being.org.cn.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