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三代人》随读随记(2016-10/16-12/08)“经典著作如是读”系列丛书笔记(2016) »

《治史三书》笔记(2016-12)

《治史三书》笔记(2016-12)

【2016-12-21】
《治史经验谈》的“原则性的基本方法”,提及五条基本方法,有点启发:“要专精也要相当博通”、“断代研究,不要把时间限制得太短促”、“集中心力与时间作‘面’的研究,不要作孤立‘点’的研究;建立自己的研究重心,不要跟风抢进”、“要看书,不要只抱个题目去翻材料”、“看人人所能看到书,说人人未说过的话”、“慎作概括性的结论,注意普通史实不要只专注特殊现象,注意时间性和空间性”——这些方法,不仅历史,其他研究夜有用。

【2016-12-24】
《治史经验谈》的“几条具体规律”:“尽量少说否定话”,这是因为历史能够记载下来并为个人所见到的材料,只是极少的一部分,很难说“无记录即无其事”。“不要忽略反面证据”,特别是当自己形成一定之见时,更要注意反面证据的合理性。“引用史料要将上下文看清楚,不要断章取义”。“尽可能引用原始或接近原始史料,少用后期改编过的史料”。“后期史料有反比早期史料更正确者,但须得另一更早期史料作证”。“转引史料必须检查原书”。“不要轻易改字”。【这七条,不仅在于治史,也在于一般的社会科学类的研究——特别是教育领域的研究。“治史”与“教育研究”,研究对象都具有“不可测性”,所不同的仅仅在于:他们这些特征呈现不一样而已。这里所提到的原则,值得关注。】
《治史经验谈》的“论题选择”,作者讨论了这么几个问题:其一,“具体问题与抽象问题”,作者的看法是:起步时,应宜多做具体问题。其二,“问题的实用性”,作者指出治史本不应谈“实用”,但论著本身的成就高低与对别人是否有用,本不是一回事,但可以兼顾,关键在于问题的选择,作者指出,尽管“实用性”有时代特点,并没有绝对的标准,但是,一般而言,关注国家大计、社会动态、人民生活、思想潮流这些方面,自然会产生较大的影响力,在这方面,中日两国的治史的区别就很明显,日本的研究未必比中国的深,但它却有更大的影响力。其三,“大问题与小问题”,作者认为,不能简单地说“大题小做”还是“小题大做”,而是要从实际出发来考虑,作者的建议是:青年时期,应该做“小问题”,尽量“小题大做”,因为学力尚浅但精力充沛,这样可以磨练深入研究的方法;中年时期,应该关注大问题,尽量“大题大作”,毕竟,见闻已博,学力渐深,体力也旺盛,这是黄金时代;老年时期,自然应关注“大问题”,但毕竟体力精力渐衰,很难支撑大规模的精密繁重的工作,此时,不妨“大题小做”,多写写研究札记,以自己深厚学养,对各种大小问题提出看法,启迪后来者。其四,“自己能力与材料情况”,这一视角,不难理解。其五,“检查论著目录”,这其实就是文献检索。【特别有感悟和受启发的是“其二”“其三”。“其二”,将治史的“实用性”,定义在“对别人的影响”极有道理。历史学科、社会科学、人文学科、教育科学等的研究,许多内容并不在于“立竿见影”产生效能,而在于启迪思考、引领方向,然后再结合对自己所面临问题的理解,在解决问题中,得到收获。如果说“能有效解决问题”就是“实用”的话,那么,“影响”本身,或许确实没有“立竿见影”,但通过“价值启发”“思路诱导”“视野拓宽”等形成的“叠加效应”,从而触动灵感,促使问题解决,这不也是“实用”么?“其三”对不同年龄应该关注什么“问题”的说法,十分精彩,启发很大。“小题大做-大题大做-大题小做”,看似文字游戏,但却极有深意。】

【2016-12-28】
●《治史三书》的后两书,其一是“治史答问”,是对“治史经验谈”的补充;其二是对恩师钱穆的回忆,从略。全书对这位我不太熟悉的史学家有所了解,且学到不少治学经验……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于我们

日历

最新评论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7 Laputa Build 70216

Copyright aimin.being.org.cn.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