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个月观五部电视剧的随想…… (2016-10-04)《教育家黄炎培研究》阅读笔记(之二) »

《教育家黄炎培研究》阅读笔记(之三)

《教育家黄炎培研究》阅读笔记(之三) (2016-11-17)

●2016-11-14:第九章“从‘职教救国’到投身国难”。从标题就能明显感受到:黄炎培教育家向社会活动家的转型。全章分五节。
第一节“朝鲜、日本之行与职业教育”。这一节介绍了这么几个事实:1927年3月,黄炎培及其教育团体职教社被国民党党部接管,黄炎培原定的美国考察之行受到阻碍;5月,“上海各界纪念五四大会”以决议的形式要求政府“通缉”包括黄炎培在内的一批知名人士的“学阀”;7月,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以“历年依附军阀及帝国主义者,把持全国教育文化事业”等罪名,宣布黄炎培等人为“学阀”,“令各教育及其他机关永远不许延用”。于是,黄炎培等不得不转道大连,赴朝鲜进行为期一个多月的职业教育考察,形成了一批文本成果。1928年5月,黄炎培出席了职教社年会。之后,1928年7月、1929年8月,上海市学生联合会、上海特别市执行委员会又先后通过决议“严惩”“通缉”包括黄炎培在内的所谓“反动学阀”。尽管如此,黄炎培等不仅继续关注“徐公桥实验”,并于1931年3月在苏州开会,联名发表《中华职业教育社宣言》。随后,黄炎培赴东北、朝鲜、日本考察。这次考察,黄炎培不仅对日本的职业教育进行了深入的考察研究,而且,以他敏锐的视角,对日本侵华野心、沦为日本殖民地的朝鲜人们的苦难等,有了深切的了解。回来后,黄炎培不仅撰写《黄海环游记》等文章进行介绍,而且还直接面见当时的外长王正廷报告——但都未引起重视。直到“918事变”爆发。于是,黄炎培认识到:在中国,“所谓社会问题的解决,必须统一于国家、民族的解放”,于是,他在投入抗战救国的活动中时,对“职业教育”开始重新审定和界定。
第二节“组织抗日团体,从事救亡运动”,比较全面的记述了黄炎培组织抗日团体、从事救亡运动的情况。
第三节“创办《救国通讯》,厉行抗战宣传”,则从《救国通讯》的创办过程中黄炎培的作用、组织发起“抵制日货”、“提倡国货”等一系列活动的情况。
第四节“职业教育与抗战救国”,则介绍了黄炎培及其志同道合者,面对国难,职业教育如何应对,进行的思考,明确提出了“职业教育必须与抗日救亡紧密联系起来”的思路。在随后几届职教社年会上,通过并发表排了一系列决议、方案,提出了“立国之道,首在民心,次为民力”,所以,必须“自治治人、自养养群、自卫卫国”的原则,组织了“民族复兴教育设计委员会”等组织,奠定了“职业教育与抗日救亡紧密联系”的基础。
第五节“四川之行:呼喊国难不忘教育”,则主要记述了黄炎培1936年上半年在四川考察、设计及推广“职业教育”的基本情况。在川期间,黄炎培紧密联系“国难”,联系他所看到的四川“人民生活之惨”,通过考察、演讲、建议、发动等一系列活动,发出了呼吁。
【这一章,可以看做黄炎培从一个单纯的“教育家”向“社会活动家”转变的过渡。其实,从仅关注教育到关注社会,是黄炎培思想的自然路径。因为,“实用教育”也好,“大职业教育主义”也罢,与社会、与民生最为接近的。这一对教育作用的理解和贯彻,必将引导他直面人生、直面社会,因而不可能也不允许躲进“象牙塔”自娱自乐。从另一个角度,在教育领域中,职业教育,也往往是与社会“贴”得很近的教育领域。与基础教育、精英教育等,职业教育,无论其举办、实施、学生的出路等,无一可以与社会环境隔离的,也是在教育门类中,最没有“迟效性”、对社会变动最为“敏感”的。看来,黄炎培和他的志同道合者,在实践中,也充分意识到了这种“敏感”性——这一点,也促成了他们的转型。读完这一章还有一个感受是:抗战带来的“救亡压倒一切”的现实需求,对正在走向近代、现代的中国各行各业的冲击和阻碍,确实不宜低估。中国的强大,当然需要各个方面的刚上时代发展的步伐,中国人不笨,但经不起折腾。20世纪如此,21世纪更是如此。】

●2016-11-16:
第十章“为抗战救国努力”。这一章主要记述了黄炎培先生在抗日战争期间的言论和活动。1937年抗战正式爆发时,黄炎培已经60岁了,但他仍以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抗战救国事业。本章三个标题,正好反映了他的主要活动:“主张抗日,反对投降”、“《国讯》复刊,宣传抗日”、“劝募战时公债”。
第十一章“为民主、团结、和平奔波”。这一章主要记述了黄炎培先生在“解放战争”时期的主要活动。本章六个小节,也同样记述了他的主要活动:“参加国民参政会”、“发起成立民盟,从事民主活动”、“创办《宪政》月刊,推动宪政运动”、“延安之行”、“主张和平、反对内战”、“求民主的到来(发起民建)”。
第十二章“战时和战后的教育追求”。主要介绍了黄炎培先生三、四十年代关于教育方面的言论行动,这一章的时间节点从1936年开始,大概到1949年左右。全章共四节。第一节“职教社新目标的确立”,记述了1936至1939年职教社的工作情况。此时的黄炎培,开始意识到:“在一个国将不国、甚至面临亡国之祸的年代,‘职教救国’无疑是一个美丽的梦呓”,因而,黄炎培开始积极投身于社会活动,但自然依旧关心教育。第二节“为‘抗战教育’奔波”,这一节主要记述了国民政府确立“战时须作平时看”的教育方针之后,黄炎培出席“第三次全国教育会议”、“参与‘推进师范教育运动周’”的情况。第三节“战时职业教育的理论探讨和实践”,主要介绍他提出的“职业教育与抗战配合”的主张、主持第十六届全国职业教育讨论会的情况,以及通过训练班、演讲等形式体现出来的对“职业教育理论”的深入探讨;参与“中华工商专科学校”“灌县都江实用职业学校”创办情况。第四节“战后职业教育的不了情”,主要记述了抗战胜利之后,在为民主和平奔波的同时,在职业教育方面所做的工作,除了理论探讨之外,他还创办比乐中学,并且继续对中华职业教育社,倾注了无限深情。
第十三章“拥护共产党,走进新中国”,主要记述了黄炎培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的言论行动,分三节,作了介绍:“与共产党真诚合作,为建设新中国效力”、“参加新政协会议”、“为国献策,与时俱进”。
【这四章,虽然依旧涉及教育问题,但对于黄炎培而言,他所关心的重心,显然已经不在教育上。这与他在实践中意识到:国将不国,教育焉为,更罔谈“职教救国”,所以,先救国、先救社会,成为他晚年他关心和投入的重心所在。这条路,似乎是20世纪中国不少知识分子所走的路。确实如此,毕竟,教育,只是社会系统的一部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救亡”取代了其他一切,因此,一切不按常规是不可避免的。可惜的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救亡”任务已经完成,“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之后,走向正轨,才是正道,但却没有能够及时的调整。】

【全书读完,对黄炎培的一生,有了比较深入了解,对于其基于“生活”的“实用教育”“职业教育”“大职业教育主义”的“原创型教育思想”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由于黄炎培出生于浦东,他的早期教育实践开始于浦东,成为“全国著名教育活动家”之后,也一直关心、引领、推进着浦东教育,直至晚年捐出祖坟地开办五三中学。研究浦东教育的发展历史,这位杰出的“原创型教育家”,是一座绕不过去的高山,更是浦东百年教育发展“同根同源”的深深的“根”!】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于我们

日历

最新评论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7 Laputa Build 70216

Copyright aimin.being.org.cn.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