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读边记:《语文课堂学情视角重构》之二

◎《语文课堂学情视角重构》第二章《语文课学情分析重构的分析框架》。
本章主要从三个方面展开:其一,关于“学情”的认识以及“袭用的分析框架”的弊端;其二,“学情分析”的基本框架的构想;其三,“学情分析”的方法论讨论。这三个话题分别对应三个章节。
——关于“袭用的学情分析框架”的批判,作者指出,“袭用框架”是将“学情分析”作为“备课”的一个环节“备(了解)学生”来认识的。然而,由于在“备课”时,教师往往把注意力主要放在对教材的认识和把握、对教学技巧的思考上,因而,“备学生”往往只是一种笼统、狭窄...【阅读全文

◎《海殇:欧洲文明启示录》读后

三十多年前的《河殇》,尽管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被压在书箱底部多年,但它带来的影响和人们的思考,并未终止。所以,《海殇》一出,首先的印象是:是否是“反河殇”之作,即宣传“海洋文明”走向没落来证明“河殇”是错的。读完全书,倒没有这种感觉。本书确实是对以“海洋文明”为其基础的“欧盟文化”所面临的困境做了深入的、全面的分析与批评,但绝没有“全盘否定”的意思,而是在比较中,在充分说理中,让我们切实感受到:“海洋文明”与“黄河文明”各自之所长和各自之所短。读完全书给我留下的印象是:在未来的世纪:欧洲文化与中...【阅读全文

◎我与交通工具的回忆(之三)

◎我与交通工具的回忆(之三):1993年至2004年这十年,伴随我的主要交通工具是自行车。

其实小时候就很羡慕骑车者,总以为他们很潇洒。在电机厂工作期间,利用周日不回沪的机会,初步学会了骑车。印象最深的是:一个风雨交加的下午,骑着自行车去上海重型机器厂,为本车间的新工人培训班联系参观万吨水压机的事情——现在想想有点后怕,那时,我的骑车时间不超过20小时,好在那时闵行街头的车并不多,又是上班时间。在霞西的岁月,印象中也骑过几次,但极少——因为山区道路太险,不敢。在大学期间,倒是常借车骑,为此...【阅读全文

《忧患百姓忧患党——毛泽东关于党不变质思想探寻》读后

◎《忧患百姓忧患党——毛泽东关于党不变质思想探寻》是一部小篇幅的著作,仅7.2万字,是“居安思危·世界社会主义小丛书”的一种。或许因为篇幅较小,所以仅两天“途中阅读”就读完了。正如副标题所说,本书讨论的话题很集中“党不变质”,读后很有启发。

全书一共分为六大部分。

“引言”部分从分析毛泽东晚年多次“嚎啕大哭”的分析入手,分析、窥视毛泽东当时的“心绪、心境和心结”,引出全书的主题。被作者分析的引起毛泽东嚎啕大哭的内容:1972年李庆霖的来信、1975年贺龙受迫害报告、1975年7月28...【阅读全文

《课程·教材·教法》2013年第4期邱学华《尝试教学研究50年》

本文是作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教学流派”之一创始人的回顾总结之作。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尝试教学研究的历程”,以回顾作者从1960年开始执教小学数学开始的艰辛探索和努力的过程。

第二部分“尝试教学的要义”,
作者告诉我们“学生能在尝试中学习、学生能在尝试中成功”是最根本的理念,基于这一理念,尝试教学发的架构有:以“先让学生试一试”为指导思想,以“学生能尝试、尝试能成功、成功能创新”为理论核心,以中华教育思想的精华为理论支撑,以“先教后讲、先学后教”为操作模式,以全国300万学生为...【阅读全文

关于“生源”之“源”的的思考1

早上在学校,晚上在饭桌上,“生源”都是一个热门话题。

一直在想这样一个问题:高中要挑选“最好的生源”,初中埋怨小学提供的生源不好,小学又把这种怨气推向幼儿园……由此,每当招生季,“抢生源”成为一种奇特的景观。

如果说“后义务教育阶段”,为了更好地发展每个学生的个性,从“顺应学生的个性化需要”出发挑选生源还有那么一点合理性的话,那么,幼儿园、小学乃至初中对“生源”的过度关注是没有道理的。但,恰恰是这一阶段的“生源大战”才更白热化,才更容易出寻租行为。这里面的原因,有由于长期教育投入局限...【阅读全文

我与交通工具的回忆(之二)

1986年7月起,我开始在市区工作。从此,开始了一般的上班族相似的经历——每天挤公共汽车。

其实,早在开始工作时,我一直很盼望着这种生活:你看,一上公交,手拿月票,说一声“月票”就可以随便坐到哪一站下车。那个时候的月票每个月6元钱,可以乘坐市内任何一条以数字打头的公共汽车。那时候人还算诚实,如果冒用月票被查出,是很丢脸的事,所以,极少看到“逃票”的。那时车票也便宜,从陆家嘴到高桥20多公里路,在我印象里除了长途汽车,它属于最长的公交线路了——大概要近三十公里,也只要0.25元就可以了。一般...【阅读全文

首访“季风书园上图店”有感……

民营的实体书店中,我印象比较好的是季风书园,理由很简单:该店的书品位较高而且比较新鲜。

我知道它的母店在一号线陕西路地铁站,但需要转车等不方便,所以去的不多。倒是它的浦东分店——在南泉路上仅一个店面的小店——去的多,因为它处在东昌南校对面,因而只要去东昌南校,只要时间允许,我肯定会到那里看看,而且,基本上每次都会有所收获。后来,浦东分店关了,变成了补习班所在地,每次到东昌南校,总感到有点遗憾,好在离它不远还有东方书城。于是,到陕西路店的几率大大提高,两个月一次到市图借还书,只要有可能,宁愿...【阅读全文

边读边记:《浅薄:互联网如何毒化我们的大脑》3

《浅薄》第七章“网民的大脑:被重塑着,被折磨着”。
本章作者的提示语是“我们上网的时候,常常会把身边的其他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就在我们忙于处理通过电脑传送过来的各种符号和感官刺激的过程中,现实世界不断向后退却。”不难看出,作者在这一章所要探讨的才是本署的主旨:互联网到底给我们带来了什么。作者提到“互联网精确地释放出来某种类型的感官刺激和认知刺激——反复的、高强度的、交互式的、使人上瘾的,这种刺激已经导致大脑神经回路和大脑功能发生了强烈而迅速的改变。除了字母和数字之外,互联网可能是引起大脑改变的唯...【阅读全文

◎我与交通工具的回忆(之一)

回想起来,我所使用的公共交通工具也可以划分几个阶段。

——1972年12月为界分为第一、第二阶段。在这之前,由于就读的学校离家不到300米,所以基本上不用乘坐公交车,即使偶尔乘坐,也往往跟着父母,路途也不会远——最多是到乡下,而这可以说是一年难得一回的。当然也有例外,那就是学工学农。学农属于一次性的,路长,但不多。学工倒有点“准工人”的味道,每天也是早出晚归挤公交,但时间不长,大概只有一个月左右吧。

——1972年12月到闵行上海电机厂报到后,徐闵线成为使用最多的长途公交车。记得当时...【阅读全文
分页:[«]1[2][»]

关于我们

日历

分类归档

Tags

Powered By Z-Blog 1.7 Laputa Build 70216

Copyright aimin.being.org.cn.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