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学转向”与语文课程的讨论

——恕我直言,我不赞同“拘囿在‘祖国语言文字’的藩篱之内”的说法。至少,你的批判矛头指错了方向!——其实,所谓“祖国语言文字”,就是“母语”,任何人的语言(言语)能力的,都是以“母语”为基础的!你能举出没有“母语”(即“祖国的语言文字”)为基础的“主体语言(言语)”么?没有,也不可能!所以,要想在这一点上“否定”“批判”是没有意义的。——当然,你提到的“封闭的、孤立的、静态的、线性的技术操作”窒息人的灵动的生命发展的现象,确实存在,但这不是“祖国语言文字”的错!而是在“应试唯一”的背景下、在“工...【阅读全文

语言发生学”与语文课程的讨论(2012-07)



——这个故事中父亲的失误在两个方面:浅层次看,没有教会孩子怎么“获得土豆”——即“种土豆”,这,当然是个问题。但是,从深层次来看,他忘了一个更重要东西:应该告诉孩子:我们要这么“折腾”土豆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我想:如果孩子知道“折腾土豆”的根本目的是为了生存和发展,那么,即使没有了土豆,他也有可能去寻找其他替代品。所以,在我看来,“功夫在诗外”的真正含义应该是在让学生了解生活的真正意义和目的,学会运用各种工具——不仅是语言,也包括数学、物理、哲学、历史等等——去认识、理解、解释最终融入生活...【阅读全文

『语文课怎样让孩子们爱听,及其他』

——有人说“40岁以上的老师上语文课学生们爱听”。我不以为然。“40岁以上的教师”上的学生“不爱听”也不在少数!我体会,关键在两点:其一,对学生“需要什么”“关注什么”的把握上;其二,对老师自己“能做什么”“擅长什么”的把握上。只有对这两者有深切的理解和把握,再认真研读课文,找准“切入口”,才有可能“上的学生爱听”。

——在我看来,要让学生喜欢(或者至少愿意)读某一类文章,关键还是在于:要弄清楚“学生不愿意不喜欢”的原因在哪里——而且,要站在孩子的立场看而不是“我”的立场看——才有可能有针...【阅读全文

『关于“学阅读”和“个性化阅读”』

——“在阅读”和“学阅读”本身不是“对立矛盾关系”,更谈不上“孰是孰非”,在我看来,这应该是一个互动的过程,试想:没有“在阅读”“学”从何谈起?没有“学阅读”,课堂上的“在阅读”与平时的“阅读”又有什么区别?——这里的关键在于:不能只强调一方面而否定另一方面。而且,要清醒的意识到:学生的阅读本身,就是一个“从低到高”“从不会到会”的螺旋上升的过程。我想,进入语文课堂的孩子们,正是应该在“在阅读”“学阅读”的循环往复中实现预定的目标。

——个性化阅读、多元化理解等等,都有一个前提,照我说法是...【阅读全文

『关于教材编写的问题』

——有网友问:编者把“这一篇”文章(指《俗世奇人》)放在这个民俗单元里的意图是什么?和前几篇课文相比,不同的地方,《俗世奇人》侧重于写人,难道说这就是编者的意图吗?如果说这是编者的意图,那么这个意图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的回答:课文我不熟悉,但所提的问题,值得思考。

——语文课程选来作为“课文”的文本,除了极少数专为编教材而写的文章(这一类已经越来越少了)之外,绝大多数都是“编者的意图”而不是“原作者的意图”——毕竟,原作者在写“这一篇”文章时,并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被选作“课文...【阅读全文

『关于“个性化阅读”』

——我感到:首先需要解决的,或许是对“个性化解读”本身的界定。其实在我看来,如果没有“先入为主的框框”做限制,那么,可以这样说:人们最初接触文本所产生的解读,都是“个性化”的。至于“共识”,其实都是建立在主体之间相互交流对话沟通基础上的。对于“解读者”而言,对具体某一作品的解读,可以有高低之分——这是由于“解读者”个体的文化背景、基本素养等等多种因素的积累相关的。至于“课堂上的阅读”,这是一个学生“学阅读”的过程,自然需要老师的指点、引领。但,这种“指点”“引领”更应该是“示范”“点拨”“启发”...【阅读全文
分页:[«]1[»]

关于我们

日历

分类归档

Tags

Powered By Z-Blog 1.7 Laputa Build 70216

Copyright aimin.being.org.cn.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