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评价历史问题的想法

我对评价历史问题的想法

评价历史问题,我总觉得要遵守两条原则:一是“还原”,二是“远观”。
所谓“还原”是因为,人,毕竟是有理性的,但也是有局限的。除了少数奉行“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的人之外,大部分人,在确定其某一行为时,总是会根据其当时所掌握的各种信息,权衡比较后,采取他自以为最佳的方案的。问题在于,每个人的认识总是有局限的,“他自以为最佳”,或许就因为没有掌握某一最为关键的信息而成为“最糟糕”的,但他自己未必就是这样认为的。因此,我们分析历史事件,特别是对历史人物进行分析时,就有必要...【阅读全文

电视剧《我们的青春1977》观后

《我们的青春1977》播完了。说实话,是我的“七七情结”让我完整的看完了这部不算太长的电视连续剧。
纵观全剧,我的印象是:“恢复高考”,在这部戏里,只是一个“符号”,或者说把整个剧串起来的线。编剧、导演所要展示给我们的,不是“恢复高考”本身,而是那个年代在黑龙江农垦系统的百万知青的生活。
记得当年,比起那些到农村插队的“知青”,能进入“农垦”“农场”还是不错的——至少能有尽管微薄但还是比较稳定工资收入。但,这毕竟不是人们自主选择——甚至于没有任何选择的生活。成天超体能的劳作、无边无际的“接受...【阅读全文

关于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一个断想

人们总以为“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于是把“马克思主义”与人类历史上的“人道主义”等对立起来,这或许是一种误解。不错,马克思承认阶级斗争存在,《共产党宣言》第一章第一句话就是“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其实,马克思只是只出了一个许多思想家不愿意说出来的事实而已。
英国霍布斯说过:“人生来说是平等的,自然在身体和精神两个方面平等地创造了人。”人们常说“人生而平等”,但事实上,除了霍布斯所说的,其他,“人生而并不平等”,记得卢梭就说过:“人生而平等,却又无时不被枷锁束缚”。天赋、家...【阅读全文

读张抗抗《丑陋的老三届》有感



我的大学同学在微信群里转发了张抗抗的《丑陋的老三届》一文,读之,颇有感慨……
我不是老三届。按照惯例,人们把随后的“70、71、72届”成为“新三届”——按此标准,我算是七二届。
作为“新三届”,我自己觉得还不如“老三届”。
熟悉“中国当代教育史”的都知道,尽管对“十七年教育”争议不断,但不管怎么说,“老三届”就学的“六十年代前几年”,还是中国当代教育发展比较好的时期。“意识形态”的影响自然不可低估,但“数理化”一类,还是很扎实的。哪像我们这些“新三届”,最多也只有“小学四、五年...【阅读全文

读郑也夫《更重要的是各尽所长》有感

★读杂志:《中外文摘》2017/05
郑也夫:《更重要的是各尽所长》
(本文原载《新周刊》2016/24)

作者比较了中国和德国在“阶层流动”方面的差异,指出:德国作为“橄榄型”的社会,中产阶级为社会的主体,而且并不因为所从事职业的差异形成经济收入、社会地位等方面的差异,因而,人们“阶层流动”的需求和欲望并不强烈。当然,如果德国人想改变,并实现“阶层跃升”,在制度上也没有障碍,首先是没有“户籍羁绊”,其次在教育层面,从十岁开始实行分流,未必一定要上大学,因为社会机制决定了:即使当一名蓝...【阅读全文

关于历史……

【2016-01-16】
★昨天晚上,与安徽宁国霞西(也就是四十年前我曾经工作的“小三线”厂址所在地)的一位网友在QQ上交流。他为我提供了一组霞西现在的照片,四十年了,与我印象中那个农村小镇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在交流中,他多次强调:“小三线”——尽管对存在的其意义和价值的争论一直不断——但当地的人却认为:宁国、霞西的发展,得益于“小三线”,他们很感激。
去年,读了一些从不同角度评论“文革”的书,有一个观点我是很赞同的:历史不认同假设,已经存在的事实,不管从价值判断来看是好是坏,它一定会对其后人...【阅读全文

读《中外文摘》2017年第3期:《言论不自由的美国教师》


读《中外文摘》2017年第3期:《言论不自由的美国教师》
(作者:蓝梓匀,原文载《华文时刊》2016/9)

文章提到:在历来被人们认为“言论最自由”的美国,作为教师,他们的言论,却是受到严格地限制,并不自由。文章列举了美国教师受到限制的话题:种族、性别、对同行教学能力的评判、学生的资料(含学习情况)、宗教信仰、性取向、脏话(不管何种场合)等。文章结束部分提到:美国教师深知自己的一言一行正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学生,他们的言论不自由,恰恰是为了维护学生成长的自由,让学生的人格和权利得到最大...【阅读全文

中国教育走出困境的一个契机

★中国教育走出困境的一个契机:

与友人通话时提到一个话题:

当前各地官方民间都在纷纷举办“民办学校”,但举办者等的聚焦点,往往依旧盯着“升学”“出国”,其实这是方向性的错位。就像1999年的扩招,若当时的方向,定位在工匠型的职业教育,情况肯定不一样。现在轮到基础教育了。这一轮民办,若在这一方面用力,假以时日,自然会有发展。但,由于这一类学校的前期投资要求高、投入大,没有一定的远见和定力,是不行的。客观上说,若把“升学”“出国”这一类需求转向“民办”,而由公办学校来承担“工匠型职业教育...【阅读全文

关于“民主”的随想……

前几天在QQ与他人讨论“民主”,有一些想法:

◎民主,是有不同层次的。
——作为“价值观”的“民主”,应该是一种精神,其内涵是“宽容”,或者可以用“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来概括。
——作为“制度化”的“民主”,应该是确保每一个人在遵守“规则”的前提下有充分表达意见和行动的自由。这里的关键在于,所形成的制度,既要保证大多数人的意见能够有效实施,又要保证少数人的意见得到尊重和保留。
——作为“行动上”的“民主”,应该确保不同人群相互之间的“倾听”和“说理”,“只要...【阅读全文

“年夜饭”“看春晚”及其他


大年夜,在国人眼里,是十分重要的有两件事。


过去,“年夜饭”是主线,突出“亲情相聚”的主题,在物质生活不太丰富的年代,这“年夜饭”的意味就是“吃”,有许多平时难得一见的好东西,可以在那个晚上吃到。为了这一顿“吃”,人们可以忙一周、十天可能更长时间。三十多年前,“春晚”的介入,人们又多了“看春晚”的节目。在精神生活不太丰富的年代,这“春晚”的意味就是“享受”,有许多平时难得一见的节目、演员,可以在这个晚上看到,当然,为了准备这一台节目,人们也需要准备十天半个月,甚至更长。可见,“...【阅读全文
分页:[«]1[2][3][4][5][6][7][8][9][10][11][12][13][14][15][»]

关于我们

日历

<< 2017-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分类归档

Tags

Powered By Z-Blog 1.7 Laputa Build 70216

Copyright aimin.being.org.cn.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