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除夕,给宁国一位老师的信

【2017-01-27】
★给安徽宁国县一位中学教师的信:
新年好!20日那天就看到你的留言,本想马上回应的,但正好临时有事,耽搁了。接着几天,临近春节,事情一多,就拖下来了,望见谅。大年夜,妻正在厨房忙碌,我倒是闲下来了。按链接,读了你的文章,不错,对一个曾经在宁国、在霞西生活过、工作过的人,有点感动。其实,我在宁国霞西的时间不算太长:1976年7月16日正式“进山”(这是我们当时的说法),到1978年5月10日左右考进大学正式离开,满打满算,大约22个月。虽然时间不长,但对于我来讲,却具...【阅读全文

526厂的回忆——“抗战老兵” (2015-09-05)



在纪念抗战70周年的氛围中,在我的脑海中常常出现的是刘德信——国营联合机械厂供应基建科党支部书记,一位没有多少文化,但“立场坚定”著称的三八式老干部。我和他打交道前后22个月,离开联合厂后的37年来,也没有任何联系。但是,他的许多言行,却留有很深的印象。
他是山东人,普通话并不标准,那个年代,吃肉的机会不多,但每当食堂供应肉圆时,总能听到他说“今天食堂有‘大又圆’”——大肉圆总说成是“大又圆”——直到现在,只要食堂供应肉圆,我总会情不自禁的想起他。
他文化水平不高,基本不识字,据说也...【阅读全文

与“7-28”有点关系的回忆……

又到“7.28”,唐山大地震的忌日。真快,一晃快四十年了!中国传统文化中,总有这样一种情结:大灾、地震一定预示什么,看来,这,有可能成为一种别样的标志而记入史册。不过,38年前的“唐山大地震”,对于几千里外的皖南山区,应该波及不大。

记得最初得到的消息是通过在我那台六管收音机,隔天看到报纸,也就仅仅是一段在头版的消息。其时,离7月16日“正式进山”不到半个月,对新的同事、新的环境、新的工作,一切都处于懵懂和兴奋之中。但随着“内紧外松”口径的逐级传达,才隐约感受到这场地震的厉害。“抗震防震”...【阅读全文

忆小萍——2014年7月15日回家途中的随想

忆小萍
——2014年7月15日回家途中的随想

2014年7月15日,上海全境罕见的大雨……
12:45,从教育署出发,十位同仁,乘车前往上海宝兴殡仪馆,送别我们曾经的同事——张小萍。
路,还算畅通,仅半个多小时,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宝兴殡仪馆。追悼仪式预定在14:30,时间还早,除了朱、张两位去办有关花圈等事项外,大家选择在车里等待。
车外,雨,依旧下着,时大时小,令人压抑……。或许为了刻意回避什么,大家都聊着其他事情,偶尔提到“小萍”,也很快被其他话题引开…...【阅读全文

我与眼镜

昨日到茂昌配镜,记不清这是我的第几副眼镜了。
记得在二年级的暑假,小舅舅给我送来一批图书,其中有“蚯蚓和蜜蜂的故事”、“跟随毛主席长征”等好几本。那个时候刚识字,当我发现自己能读懂这些书时,应该是很兴奋的。至今,在我的脑海里还常常会出现这样的情景:傍晚,天渐渐黑了,我在书桌边读书,那个时候还需要“出声读”作为辅助才能读得下去。我读的是《跟随毛主席长征》那本书,字已经很模糊了,我还在读,直到母亲出面制止才停。
进入三年级以后,读书似乎多了些,但我发现我的视力却越来越不行了。好像是在三年级的下学...【阅读全文

初涉“论文”的一点回忆……

今天(2013年8月1日)的《文学报》刊发孟伟哉的文章《关于形象思维问题的一段公案》一文,提及在文革前夜发生的、围绕着郑季翘批判“形象思维论”文章,发生在“上层”的一些情况。说实话,孟伟哉就郑季翘这篇文章所发表的东西,或许在三十年前师院读书时读过,具体的内容已经记不清了——因为当时我读过相关主题的文章不少,目的就是要写一篇“论文”。

记得1978年左右,我作为恢复高考后第一批大学生进入上海师范学院(现在的上海师范大学)就读,进校后不久,恰逢校庆,或许学校想了解一下我们这一批学生的实力,号召...【阅读全文

雨中,看到一小孩趴在母亲背上……

◎雨中,去上班,看到一小孩趴在母亲的背上,小手竭力打着伞。母亲艰难的走着,孩子撑伞的体力明显不支,伞常常遮蔽住母亲的眼,显然,母亲有点累,连提醒一下的力气也没有。这一幕,有点温馨,触发了我的回忆。50多年前,在上海仁安里的弄堂里,一位母亲呀抱着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我。为了挡雨,孩子身上包着一张当时还是很罕见的塑料纸,好像也打着伞——只是那时候的伞比较重,不是一个小男孩所撑得动的。就这么在雨中走着,去上班?去走亲戚?已经无法考证,但是那块塑料布却留给我很深的印象:白色的,上面印着当时上海的主要...【阅读全文

“六一”的回忆……

◎又到六一,国际儿童节。回顾自己的一生,屈指算来,真正能算“儿童节”的并不多——仅仅是文革开始之前在小学就读四年。留下的印象不多,只记得那一年刚戴上红领巾,六一那天在原来的东部礼堂举行庆祝活动。那天天比较热,我穿的是短袖衬衣。在仪式基本结束后,有一个高年级的大哥哥走到我的面前,批评我在敬队礼时不应穿短袖!记得当时他说过理由,但那时的我胆子很小,只敢唯唯诺诺的认错——至于他讲了什么,基本没听清。那时入队是在三年级,应该是1965年的六一吧,1966年的六一,应该是一个“革命化”的节日,因为那时“5...【阅读全文

我的微历史:教育署的岁月1

◎教育署成立已经跨入第十个年头了。回味第一次到教育署报名应聘还好像历历在目。记得这是2004年4月上旬一个中午,我和长森从浦南出发打车去沈家弄路900弄32号报名应聘。对于此行,我是反复考虑的。当时,我刚从南方考察回来,得到“教育署招聘”的消息。当时,我已经担任学校教科研室主任,但校领导之间的矛盾,使处在两人之间的我颇为为难。在这之前,曾经有“招聘校长”的公告,但据说是被扣押了,浦南中学没有人知道。这次招聘,好像“上面”有规定,所以,不得已,公开了。去还是不去,成为一个问题。朋友们帮我下了初步的...【阅读全文

◎我与交通工具的回忆(之三)

◎我与交通工具的回忆(之三):1993年至2004年这十年,伴随我的主要交通工具是自行车。

其实小时候就很羡慕骑车者,总以为他们很潇洒。在电机厂工作期间,利用周日不回沪的机会,初步学会了骑车。印象最深的是:一个风雨交加的下午,骑着自行车去上海重型机器厂,为本车间的新工人培训班联系参观万吨水压机的事情——现在想想有点后怕,那时,我的骑车时间不超过20小时,好在那时闵行街头的车并不多,又是上班时间。在霞西的岁月,印象中也骑过几次,但极少——因为山区道路太险,不敢。在大学期间,倒是常借车骑,为此...【阅读全文
分页:[«]1[2][3][»]

关于我们

日历

<< 2017-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分类归档

Tags

Powered By Z-Blog 1.7 Laputa Build 70216

Copyright aimin.being.org.cn. Some Rights Reserved.